戍时光陨

Author:皮某人
Life Is A Two-edged Sword

【阿多薰】speechless

*一个尝试。短小,无须在意细节(

*非常非常微量的零&晃无差





speechless

BGM/A Fall and Rebirth





做了一个短暂的梦。

 

最初,是一望无际的广阔的沙漠,热气从地面蒸腾而上,白色的天空看似被云朵覆盖,而那实际上不过是由于太过明亮而造成的错觉罢了;可是意外的,并未感觉到有多热,抬头去看也找不到太阳,薄纱和丝绸制成的衣服将他包裹,缰绳在他手里一晃一晃。

 

大概是骑着马或骆驼一类的动物吧,但梦里的他分辨不了那到底是什么。身后靠着的有点像是驼峰一样的东西,像要回应他小小的疑虑一般动了一动,紧接着,一双手就从他背后覆了上来,与他的双手交握,抓紧了那缰绳。

 

是谁,这么想着的同时他想要扭头去看,不知为什么却无法转动身体。然后,又仿佛准确猜中了他的心思那样,身后的人靠的更近,在他的耳边——

 

……前辈、羽风前辈。

 

被这声音唤醒的瞬间,立刻就明白过来自己刚刚是在做梦。有些想笑。即便如此,羽风薰还是慢吞吞地撑开眼皮,半边脸颊仍然陷在交叠着的手臂间,他的身旁,靠近左边耳朵的斜后方,往上一点点——离的很近又保持在安全距离之内——正传来后辈喊着自己名字的声音。

 

可能有那么半秒钟还没分清梦与现实,不过最多也就半秒钟而已。他轻轻抬起头,直起身子,然后缓慢地舒展上半身伸了个懒腰,就听见斜对面传来熟悉无比的大神的抱怨声,说他怎么跟吸血鬼混蛋似的,动不动就睡过去,整个人都要比别人慢个两三拍。

 

如果不在乎吵闹起来的小狗会令他头疼的话他也可能会反驳,那你能不能不要随便把什么事都联想到朔间,不过他是羽风薰,是个说话做事之前都要深思熟虑的优秀的大人。他毫不在意地耸了耸肩,一转头,就跟他的外国人后辈的眼神撞了个正着。

 

……你看,阿多尼斯君。他忽然一下子不知道应该说什么了,只好慢慢斟酌着语言,用他一贯的口气说着,转校生是不是不来了,朔间也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我能回去了吗?他腾出一只手来撑着下巴,看着那双眼睛。

 

第一天认识这家伙的时候是什么情况来着。突然地,他也意识到自己在不合时宜的回忆从前了,只是就算乙狩阿多尼斯的身上有一万个他读不懂的地方,他也知道这个人绝对不是什么永远乖巧听话的可爱熊宝宝。而其实他也不太记得朔间介绍他的时候用的到底是什么词。

 

和本人一厢情愿认为的恐怖印象不同,包括转校生在内的羽风所认识的许多人都称阿多尼斯温柔、懂事、很多时候又很可爱。尽管他不愿承认,或许终究还是有过那么一些瞬间让他忍不住认同他们。另一些时候,他的后辈总会冒出些固执得让人无法理解的想法,比如不仅自己挑食还想强行说服别人也挑食,更过分的是他自己选择听从与否,认定的事情即便自己说不出正确的缘由也要咬定不放。

 

某种意义上大神那孩子要单纯好懂的多了。羽风并不十分擅长应对阿多尼斯,多数时候他只是尽力表现得像他自己罢了。就像现在,他做出困倦的表情来,阿多尼斯可能会觉得困扰,会不知所措,也可能会把盘子里的食物递给他,叫他吃肉。

 

但他什么都没说,只是坐在那儿,静静注视着他。

 

阿多尼斯一言不发。

 

羽风不太喜欢这样的目光。要是有女孩子这么含情脉脉的看着自己兴许还会快乐百倍,可是被男人盯着也太不自在了,时间漫长得快要超出他的容忍极限。渐渐地,他又有些分不清他的梦和现实了,沙漠的热浪再次从他的脚边升起,亮到发白的天空出现在他晃动的视野上方——

 

他的右手在桌子下面被牵住了。在谁都没有看见的地方,被紧握。

 

他从那双蜂蜜色的眼里看见了太阳。 





+Fin+





大神:羽风……前辈和阿多尼斯那家伙最近有点奇怪不知道都在干些什么。

也没干什么就干些平时你和朔间干的事情呗。





趁我这里还是829。

祝最最可爱的可爱多生日快乐,愿你以后也有吃不完的肉花不完的黄金挖不完的石油(?)我爱你!❤❤❤

这两个人好难写以后应该不会再尝试了

评论(3)
热度(22)
© 戍时光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