戍时光陨

Author:皮某人
Life Is A Two-edged Sword

【御降御】Raspberry Cheese Cake

你好,这是一篇关于美食的博文。

要素:夜间报社/傻白甜/闪瞎眼/作者是世界OOC协会会长。






Raspberry Cheese Cake

文/皮某人

BGM/Rihwa---春風

 

 

 

降谷半闭着眼睛从里屋走出来,就看见御幸又在厨房捣鼓着什么,他穿T恤衫和宽松的家居裤,袖子卷起,脚上蹬着毛茸茸的白熊拖鞋——他们一起去北海道的时候买的——他没戴眼镜,头发也乱糟糟的,怀里抱了一个不锈钢碗,一个人在那儿乒乒乓乓。降谷有点发愣,觉得自己是不是没睡醒,就揉揉眼睛,重新睁大了去看,这幅场景还是没变,他就站在门口杵了半天。

 

御幸放下手里的碗,转到一边水斗里拿出一筐盛在过滤网里的东西,一抬眼就看到降谷。他像是什么都没察觉到似的又转了回去,呆了一秒钟,又迅速回过头来看他,直直的盯着他。于是两个人就在满屋子的午后艳阳里对瞪了良久。

 

然后御幸把那一筐野莓放到隔板上,咳了一声,问降谷,醒啦?

 

降谷只点了点头,也没接话。他们便又瞪上了。

 

御幸有些不放心他,叹了口气,走近些挑起眉道,时差这么快就倒好了?昨天下飞机还头晕着呢,快去继续睡……

 

你在做什么?年轻的my pace职棒选手突然就问了一句。

 

御幸被他呛了一下,干脆就大喇喇的一歪头,回答他说,嘛,你这不是也看到了,当然是在……做饭了。

 

降谷睁着眼睛打量他。过了一会儿,他绕开他走到厨房料理台前边,伸手拿下了那筐新鲜水果,拿了一颗草莓就往嘴里送。

 

喂喂,御幸在一瞬间感到了些微头疼,他想,幸好已经洗过了。

 

降谷慢慢地咀嚼着那颗草莓,酸甜汁水漫过他的齿列流进喉咙里。他拿了一颗,又一颗,接着转过身来口齿不清的对御幸道,好像吃了这个头就不晕了。

 

晨起低血糖吗……对方都没来得及吐槽,降谷又冲他伸出胳膊,攥了小小的一穗桑葚递过来,说,你也吃。

 

御幸急了,喊着说你先别急着吃啊,一边把他的手挡下来,把被拯救的水果们重新放进水斗,打开了龙头稍微冲了冲。他心说反正最后总归进你的肚子,不差这么一会儿。可是降谷这个大活人在边上站着,他忙起来其实也不太自然了,打奶油都会不小心把气泡打进去;然而降谷似乎并不满足只待在一旁围观,他悄悄地站过来,想要帮他。御幸想了想说,那你……切草莓会吧?

 

原本一个人安安静静自自在在干的活,变成了两个人一起。这和御幸原本的计划差的天上地下,他就想和平常一样,给打完比赛回来的降谷选手在睡得饱饱的第二天喂一顿饱饱的甜食。抹茶布丁、香橙烤土司,他想吃札幌动物园的白熊大福的话,给他网上订也行……不过还是自家制最踏实,谢天谢地,他自己恰好擅长这个。他一直这样,却拉不下脸告诉他是自己做的,只说让他全部吃掉,不许剩;若看他嘴角旁边沾了奶油,就笑嘻嘻的过去帮他抹个干净,顺便索吻,屡试不爽。

 

这一次终于是他陪他一起。

 

最后降谷拿切块的野莓在烤好的蛋糕上拼着什么——他的刀工特别烂,切得大大小小的,但他本人却因为仿佛察觉到自己帮到了御幸的忙,脸上始终挂着半分笑,便没人忍心拆穿他。

 

御幸在洗手台边洗手,完了抽几张纸巾擦干。这时就听到背后降谷突然喊他,他回过头去,年轻人站在他面前,眼眸黑漆漆的,又很亮。他说,谢谢你。

 

总是令人摸不着头脑啊。御幸凑过去看。他在蛋糕上用细碎的水果拼了几个英文字母,歪歪扭扭的。剩下的还堆在玻璃碗里,降谷问他,这些可以吃掉吗?

 

御幸在那儿对着蛋糕看了几秒钟,不由得笑了,他拿一块大些的草莓,蘸了奶油含进唇间,然后朝降谷勾勾手指。他眨了眨眼睛,很快就听话的凑近。

 

阳光还是很好,要把蛋糕都镀上一层金边一样,连那行好似署名的“MIYUKI”看起来都如此闪耀夺目。

 

 

 

 

+Fin+





饿了吗,把他吃掉把他吃掉♪♪ 唱出来的人都请我吃饭!!

评论(3)
热度(18)
© 戍时光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