戍时光陨

Author:皮某人
Life Is A Two-edged Sword

【真雷】一次别离

一次别离

BGM/ふたり(来自“永遠の愛のうた~EverlastingLove~”这张专辑)

 

 

 

遇到伤心事的时候轰总是哭的很大声,他好像不相信什么男子汉不应该掉眼泪,相反的,该笑就笑,该哭就哭,毫不遮掩,他把这些都当做理所当然的事情。

 

无论何时都这么的直率。真田想,大概就是因为这个吧。不过这个想法只在他的脑海里逗留了零点一秒的时间——或许还没有那么长——车厢里面已经传来广播的声音了,是发车提醒,他的双脚和车门分明只有一双鞋子的距离,走进来和跨出去都轻松得很,但他却只能瞪着双眼,被冻住一般无法动弹。

 

轰跟他道别,郑重其事地把行李拿给他,看着他走上列车,一双眼睛都清澈的可以透出阳光来。可是他再回头看,这个人竟已经哭得满脸了,悄无声息,突如其来。真田目瞪口呆的站在那里,轰的眼泪前赴后继的涌出来,两个人的眼神一对上,他就立刻把嘴捂住了,然而这让他反作用似的哭的更凶,泪水像是要淹死真田的心脏,把他的思考力和呼吸统统夺走。

 

总是紧紧握着球棒的粗糙手指来回擦拭着眼睛,轰的样子就像生平第一次觉得自己哭的丢脸了,他努力的擦掉眼泪、新的又不断掉下来,声音变得急促又沙哑,真田只模模糊糊听见他说:真田学长,再见。

 

应该是说了很多的,可是这种情况并不容许轰一股脑的全部都表达清楚,他当然着急,越急就越不知所措,眼睛下边的皮肤都被擦的红红的。真田一直看着他,没有挪动一下,嘴唇张着,欲言又止的样子。乘务员跑过来提醒他,车马上要开,请不要再站在车门那里了。

 

他仿佛听到一声火车汽笛的鸣响,在他耳朵里面“嘭”的炸开,拉长了尾音。

 

轰的眼泪终于有点收住的迹象了,他还在想,在车站哭成这副模样简直要变成终生耻辱了,过了几秒钟才逐渐从混乱里回神——回神了,也仍旧处在对于眼前情景不甚明白的当机之中。眼前凭空出现了一堵墙,但那又不大像墙的样子,他可以听见自己轻微的呼吸声,和头顶上面另一道错开的气息。比他更重,更不规律。

 

他的背包不见了,背带还挂在肩上。关门之前真田一把将他捞上了车,紧闭的车门下一刻就切断了轰和站台的联系,把他整个人扔进了真田的怀里。他们似乎都不明白自己干了些什么,也没考虑过之后要去做什么,乘务员张大着嘴巴站在他们身后,一副比他们还要惊讶的表情。

 

真田抱着轰坐在车门口,身体都跟着列车行驶摇晃起来,他一时半会儿还不想松手。轰的泪痕还没有干透,贴在他T恤衫上就晕开了一点,他的下巴就埋在那头扎人的黑色头发里边——这时候好像也不怎么扎人了,和平时揉上去的手感不太一样,变得好舒服。

 

他把半张脸都埋进轰的发间,用沉沉的、有点变了调的声音说,说什么再见啊,我怎么舍得你。





+Fin+





劳动节快乐OJZ。标题是夜间卡片。

公布CV算个啥,无论怎样我都爱真甜!出生入死到爱他!!!!!

雷市当然也(。

评论(2)
热度(27)
© 戍时光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