戍时光陨

Author:皮某人
Life Is A Two-edged Sword

【降御】Hold Me

*前篇:Leave Me。这是一个同一时间线不同发展的后篇……不这么说的话就已经算不上什么前后篇了吧(。

片段/未来捏造/美雪脱线?





Hold Me

BGM/西村由纪江---あなたが輝くとき

 

 

 

 

降谷穿着普普通通的灰色帽衫,胸前印着毛绒绒白熊的图案。他靠在机场大厅的柱子边上,一边打游戏一边等邮件。那个塔防游戏还是高中的时候御幸帮他下载的,他自己本来有一个棒球游戏,可是因为不会英文,怎么都玩不出高分,ranking里前十的分数全都是御幸帮他打的。后来御幸说,我给你下个新游戏,容易上手的,而且好玩,不骗你。

 

毕业的前一天晚上,御幸给他下了补丁,原本通关的游戏又有新的关卡可以玩了,他站在宿舍楼前面的台阶上,看他如何安装补丁,如何熟练地替他玩了第一局,然后把手机交回到他的手里。这动作太郑重了,降谷接过手机的时候在想,终于有了这个人要毕业的实感,突如其来的告别的心情从他脚边蜿蜒而上,爬到他心口。

 

结果,这个游戏他一玩就是五年,不会厌倦似的。

 

御幸终于还是进了职棒发展,他坐冷板凳、他一次次挥棒洒落的汗水、他的侧脸在夕阳下被镀了金的样子,降谷全都看得见。他自己也学会了更新游戏的方法,其实很简单,只是他们还在一起的时候,总是御幸帮他。他曾经把一切都交给他,连跨出这个狭小圆圈的想法都从未拥有。

 

到头来还是御幸先从圆圈里走了出去,沙子围成的边线被风一吹就看不见了;御幸站在外边,他站在里边,对方对他笑,他却只能看着他笑——看他挥手,看他走远,他一个人蹲在原地,望着手机屏幕闪烁的画面,Game Over下面还有一行小小的字:New Game。

 

降谷选择了暂停,回到锁屏界面看了看时间,然后他的手机震了,一封新邮件提醒。他的手指还没来得及去点击那个小小的信封图标,就有人从后面拍了他的肩膀,下巴也轻轻搁了上来,在这么近的距离,在他耳朵边上,悄悄对他说:久等啦。

 

其实他最后也还是跨出去了。用更快的步速、抓住前方的他的手。

 

 

 

 

御幸穿着普普通通的黑色帽衫,背后印着一只白熊的脑袋。他戴墨镜和口罩,把自己武装的严严实实的,背着双肩包随着人群入关,一路上畅通无阻。手机在他的外套口袋里,未接来电的显示栏里是一张安静睡脸,年轻人藏在黑发下边的睫毛好似能接住阳光,是亮亮的。

 

他已经不是小孩子,一个人也能睡着。可是御幸自己却失眠过无数次,睡不着的时候还会胡言乱语,甚至觉得一翻身,降谷就躺在边上,和他正相反,睡得好好地,被他吵醒了的话还会揉揉眼睛,迷迷糊糊朝他看过来,用绵软嗓音问他,怎么了,御幸前辈。

 

那张照片是他比赛前拍的,他要早起,四五点钟醒过来时降谷还睡得很沉,手臂搭在他的身上,温柔吐息隐没在他的发间。他轻轻从床头摸到了手机,偷偷摸摸、又有一点负罪感的拍下了四五点钟的降谷的睡颜。算是护身符了吧,他想,可千万不能让这家伙知道。

 

然后,这张照片就仿佛真的变成了他的护身符。

 

御幸没有再失眠,比赛中破天荒的打出两支全垒打,状态简直好的不像话。他的队友都跑上来拥抱他,激动得方言和英文统统爆了出来,而他这时候才敢稍微开个小差,让那个小怪物跑到他的脑海里来,占据他的思绪。

 

他穿过空旷的大厅,在中央的地方找到了降谷。虽然是这么显眼的正中位置,他倒一点也不引人注意,一直埋着头对着手机。御幸想起来他最喜欢的游戏,是自己高中的时候给他下的,为了让他多少崇拜自己一点,故意把分数玩得很高给他看。不过现在,最高分的前三位已经都是降谷的名字了。

 

御幸摘下了脸上的墨镜,把口罩也拿下来,紧紧攥在手里。他朝他走去、越走越快,心情竟然抑制不住的高扬起来,就像快要冲上本垒了一样,期待与喜悦一同在他的胸腔里沸腾。

 

 

 

 

抓住我、拥抱我吧。

 

 

 

 

+Fin+





湾总生日快乐!噼里啪啦!

评论(8)
热度(18)
© 戍时光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