戍时光陨

Author:皮某人
Life Is A Two-edged Sword

【新荒】予你

给阿柊的一点也没有ID梗感觉的ID梗。恭喜考完QvQ!撕书吃书!(x





予你

BGM/ひいらぎ---あなたに

 

 

 

 

去参拜吧,靖友。新开说。

 

哈,你脑子还清楚吗?荒北坐在被炉里边,脸和肩膀夹着手机。他泡好了热茶,一口下去暖意就跑遍浑身上下每根毛细血管,可是舌头不小心被烫到了,他的话说出来有点抖。

 

从来没这么清楚过,新开说。他平时讲话的时候总是在吃东西,现在的声音里面却没有扰人的咀嚼声,字句分明。然后他又说,我现在在你家门外。

 

荒北顿时感到刚喝下去的茶在他的胃里跑了一圈,还带着刚入口时的热度,烫得不得了。他吼道,你说什么?!一面飞快的从被炉里跳起来,光着两只脚就跑到玄关,三下五除二拉开了门栓。染着深夜颜色的雪花一下子飞进来,扑到他的脸上,他禁不住闭了闭眼。

 

再睁开时就看到活生生的新开隼人站在门口,半截黑色毛衣从他的大衣领口露出来,高领的,他呼出来的热气散到空气里,是白乎乎的。他的声音飘飘渺渺的传过来,带着几分笑意道,靖友,你不冷吗?说着,新开一只手就绕了上来,荒北还沉浸在震惊里边一时没回过神,他就把自己的围巾给他围上了,还上下打量了他一番,一本正经地说,唔,有点怪。

 

荒北用看怪物的眼神盯了他几秒,才想起来看看自己。他穿灰色V领毛衣,居家裤,光着脚,新开的格子围巾乱蓬蓬罩在他肩上。何止有点怪。他扶住门框啧了一声说,是你怪啦你什么怪品味!……等着我!他倒也没有摘掉那围巾直接甩新开脸上。

 

荒北换衣服速度还挺快,新开没有多等。荒北说,你一开始就在了?新开说,一边走过来一边给你打的电话,接通了我就到了。荒北说,你不早说。新开说,你门上贴的Happy New Year的装饰特别好看,五颜六色的,很好吃的样子。我揍你哦——荒北本想这么说,他快喷出来了——最终还是横他一眼作罢,说,吃吃吃,你脑子里只有吃。

 

不啊。新开说。

 

还有靖友呢。新开说。

 

他在雪地里站了好一会儿,鼻尖和眼角是红红的;他的手就像是会变魔术,能捞一条围巾给荒北避免他着凉,也能在对方被噎的说不出话的时候,又变出一串小白花来,猜不透是他自己摘的还是哪个街角买的。他把小白花塞进了荒北大衣胸前的口袋里边。他对他笑,呼吸是白乎乎的,脸颊是红彤彤的。

 

走吧。新开说。出现在他眼睛里的荒北也变得红彤彤的了。





+Fin+





BGM演唱者ひいらぎ其实中文就是“柊木”的意思。

评论(4)
热度(16)
© 戍时光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