戍时光陨

Author:皮某人
Life Is A Two-edged Sword

【真荒】可颂

*未来捏造/极 · 流水账/夜间报社。别认真。





可颂

BGM/Mondialito---Indecise

 

 

 

 

1.

 

新鲜面包出炉的时间一天三趟,早上六点,中午十二点,傍晚六点,一旦到了时间,上一批没卖完的面包就要全部撤掉,换上新的一批,绝对不会再留到下一个档期接着卖。空气里边冷掉的香气也不会存在太久,总是很快的就有新的、热腾腾的奶油味道飘出来,把人勾的蠢蠢欲动——因而大多数时候当面包上新,前一轮都已经卖的一干二净了。

 

可惜这香味勾引不了荒北。

 

甜腻的奶油无法使他动心,鸡蛋沙拉和火腿肠在他眼里也毫无新意,夹馅面包做的再纷繁多样,他情愿跑去街对面的24小时便利店捎个菠萝包回来,坐在柜台后边,匆匆咬下一半,再接着应付排队结账的客人。

 

不过,这般跳脱场景仅仅存在于他的妄想,客流量不会允许他这么做。他的班次是傍晚六点以后,确切的说,从六点整开始,到九点整结束,三个钟头。以前的荒北并不打工,他的大学同学在这儿做兼职,生病的时候打吊针请了假,干脆让他去顶——荒北自然是那种人,就是,嘴上肯定要跟病人抱怨,但最后还是会跑一趟面包房,看看自己帮不帮得上忙。他不好抱怨太多,觉得和那位朋友的距离还没这么近。

 

结果店长和他说,你也来我们这儿打工算啦,本来就是自营店,正巧这一年独生女跑去东京上大学,一下就缺人手了。

 

荒北起先是婉拒的。他心里过不去,还买了好多面包带回家,他把那个大纸袋堆在桌子上,突然觉得好无力。他挑的都是些无馅的面包,白土司、布里欧、两只可颂、一根法棍,加上店长附送他的一小块榛子蛋糕。

 

他洗完了澡,毛巾挂在脖子上,湿哒哒的就从冰箱里拿了一罐可乐出来,坐到地板上,一只手伸进纸袋子里去摸啊摸,随便摸到点什么就吃什么。

 

他的手指绕开了方形的吐司和坚硬的法棍,取出了一只小小的可颂。羊角形状,松软适度,表面烤的金光闪闪的。

 

没有时间断层和记忆缺失——但这一周的休息天他就成为了面包店的兼职员工,负责晚上六点钟当日最后一批面包出炉之后的收银工作。他想他并不是被这只可爱的小羊角收买的。

 

 

 

 

2.

 

每个礼拜二和四的早上真波都有课,七点钟开始,应该算是大学里边开得最早的课了,居然还是两百人的大课,一到这时大半学生都是昏昏欲睡的。他自己一般睡到六点半,麻利的起床打理三两下就骑车出门,到学校也是很快的,只要不碰上人多的状况。

 

他住的地方离学校差不多就一个街区的路程,大路都是笔直的,只要拐一个弯,在这之后有段坡道,往上再走一段就是学校了。他买早饭的地方离上坡处不远,是本地人开的法式面包店,早晨六点面包出炉,六点半到七点恰巧都是来买点心的学生。

 

他原本没想到会有这么多人,以为只有自己喜欢这里的面包而已,但学校里人口密度大,一传十十传百的,消息流通的非常快。特别是靠近七点整的时候,这会儿人最多,他出门稍微磨蹭了一点点就要多排十分钟的队。

 

这么一来当然是没办法准时上课了,不过,总有好心的女同学帮他签到点名,他拿一小块玛德莲就可以换来她笑靥如花。

 

玛德莲还是容易得手的,面包店收银台边上的篮子里面总是装了取不完的杏仁糕点——不过,面包就说不好了——真波嘴里叼着奶油红豆包的塑料袋,轻手轻脚从教室后门摸进去,在最后一排靠门的位子放下背包。他在心里叹了口气,今天的可颂也卖完了。

 

他跑进店里的时候,第二排货架最靠右的位置已经空空如也了,他就只好拿了红豆面包,排进叽叽喳喳的队伍里去。等了一会儿就轮到他,店长夫人认出他来,打招呼说,真波君。

 

早上好,真波掀起一点嘴角说,然后他又补了一句,您家的可颂卖的真好。

 

店长夫人笑起来,附和说,每回上架卖得最快的就数它了,我家女儿和做兼职的小伙子也喜欢吃。

 

真波眨了眨眼睛,问她,您家还招兼职?

 

招了一个,夫人算完账,把找钱拿给他,道,洋南的学生,今年大三。

 

他点点头,把零钱收进衣兜,红豆包拿在手里掂了两下。临走时像想起了什么一样,又加了句,店长找的兼职一定可靠,工作卖力,指不定打完工夫人您还额外送他一只可颂吃呢!他说着说着又笑起来,摆摆手臂,发梢是蓬松的,发着光。

 

 

 

 

3.

 

谢谢光临。荒北说。

 

最开始老顾客都有点怕他,还悄悄跟店长说新招的店员怎么长了一张恶人脸,简直让人找钱都要不敢拿了。荒北就坐在柜台那儿,刚好被他听见,他整理台面的动作停了一下,没吭声,就听见老板说,别这么说他,小伙子挺认真的,工作从不抱怨,您看他找过您茬没有?

 

这倒没有,那位顾客咕哝了一句。等他再出来,临走时荒北还特意鞠了一大躬,特正经的对人家说,谢谢光临。对方似乎被吓了一跳,但还是僵硬的跟他笑了笑。他想,要是因为自己耽误了店家生意,那就太过意不去了。

 

八点五十分,快下班了,他的手机忽然开始震,打开一看,是新邮件。主题写着,晚上好,发件人是真波山岳。他点开来看,正文处简短地写:去你家OK吗?

 

这时有顾客来了,他把手机放到一边,应对他今晚的最后一批工作。再结束就下班了,他跟店长道了别,站在店门口把手机拿出来,思索着怎么回他,打了两遍又都删除掉了。入夜的冷风刮到他身侧,他缩了缩脖子,想了想,也简短的回复:老地方等我。

 

果不其然,他到了公寓楼下的时候,真波已经在了,两人间还隔着十几米就跟他挥手,然后把手插进裤子口袋,站在那儿等他。荒北小跑几步到他跟前,点头说,等很久了?

 

真波摇头,头顶上翘起的头发也跟着一晃一晃的。

 

荒北扯了一把他的手臂,说,上去吧。

 

除开周末,每周二晚上他们一般会见一次面,两人第二天早上都没课,头天夜里也不打工——这是之前的情况,荒北现在做了面包店的兼职,他还没告诉真波。他坐在客厅地板上喝冰可乐,看棒球比赛,真波在厨房里打鸡蛋,两个人隔得不远不近的,间或说点话。真波说,今天回家这么晚。荒北这才提起,在外边打工,九点才结束。

 

打工?打鸡蛋的声音忽然听不见了,真波转过头来,好奇道。于是荒北跟他解释,代了同学一趟班,就被店长招去了,他们家人手不够帮帮也好。

 

这样啊,真波说。他又回过头去,耐心的把面粉和黄油倒进打好的蛋液里去,可以听见“噗”的一声,轻轻的、还带有一点重量。他跑到旁边去换打蛋器,想了想,喊道,荒北前辈,再多帮我拿一盒黄油出来!

 

荒北就从地板上爬起来,开冰箱,把东西扔给他。

 

Nice ball,真波笑着说。荒北也稍稍有点得意的冲他咧了咧嘴,露出白牙,看起来很高兴的样子。

 

 

 

 

4.

 

真波梦到了以前的事情。

 

还在高中的时候,他一年级,荒北三年级,教学楼有五层高,他的教室在一楼最里边,荒北的教室在五楼最外边,回字型的教学楼中央有一片绿地。他站在走廊上,抬起头就能看见五楼对面的护栏和荒北所在班级的门窗,有时还有荒北,只能看到上半身,打着哈欠从班级里慢悠悠走出来。

 

中午要抢小卖部的面包也是他的位置好,又在一楼又离边门近,从后门溜出去,拐个小弯就能到了。经常是到他买完,从越积越多的人堆里挤出来,才看到三年生在人群的最外边龇牙咧嘴。

 

荒北比较喜欢菠萝包,他也知道,比起炒面面包这算是不太热门的商品了,可是去晚了还是买不到。荒北有时会来他的教室托他买,上午最后一节课之前,或者是下午部活前。要是上午的话,他中午肯定是最先抢到战利品的几个人之一,要是下午,他也能到学校外边的便利店把事情办妥。

 

看不出来还挺可靠的,你。荒北称赞真波。这听起来不是什么天花乱坠的表扬台词,不过对荒北来说已然算是及其难得的了。

 

那时候真波自己也尝试做过菠萝包,但他总是失败,明明对料理一直无师自通,西方人的这套方子他却有些苦手了。几年下来他就只会做一种面包,很简单,揉个面团,卷一圈儿,烤出来香气四溢。

 

更重要的是,荒北也很喜欢,不知是不是比喜欢菠萝包还要喜欢。他尝过后说,过得去。

 

中肯的评价。似乎不含贬义,也不是褒义。

 

但这对真波来说不一样。他们会交往在谁看来或许都是莫名其妙,事实上也并没有几个人知道。这些年真波变得越来越胆大,在电梯间里边都敢去吻荒北的脸;然而作为年长的一方的荒北却越来越胆怯,许多言语最后都融化在喉咙里,就和手机邮件里打完又删掉的消息一样,真波永远猜不到。

 

他尝过了真波做的点心,舔着嘴唇也没有看他,只是说,过得去。

 

他当然喜不自禁。

 

 

 

 

5.

 

六点半刚过,有个学生模样的女孩子到店里来,穿一身棉布裙子,刘海用细细的发夹别起来,她背了一个帆布包,手里拿一本书。她往货架的方向看了一圈,就跑到收银这边来,仔细地打量竹篮子里头的杏仁糕点。

 

今天是马卡龙,荒北看了她一眼,提醒说。

 

他突然出声,她不免抬起头去看他,有点羞涩的朝他笑了,问他说,那个……我朋友喜欢你们这里的杏仁蛋糕……就是,贝壳形状,金黄色的,今天没有了吗?

 

玛德莲?荒北问。

 

我、我不知道那叫什么……女孩子的眼神躲闪了一下,又朝背后的货架扫了几眼。

 

应该就是玛德莲吧,荒北想,他说,那个蛋糕不上新的,一般过了中午就买不到了,只有马卡龙。

 

她有些犹豫,不过最后还是挑了两个马卡龙,香草和覆盆子口味的。在这之后又有零零散散的学生跑到店里来,荒北听见他们讨论彼此的出勤率,有一个说,惨了惨了,再缺课我这门就要不及格了,他的同学就不怀好意的嘲笑他:你能及格才是中头彩,要请吃饭的。

 

他突然感到一阵怀念,但这心情并没有持续很久,在这些学生走掉后,没过多久,自行车轮胎摩擦地面的声音在店门口响起来。这声音很熟悉似的,在他耳朵里多停留了一会儿,他想他确实是熟悉的、甚至有些期待,以至于眼神都不由自主往门帘那里看了看。

 

他看到一只手拉开拉门、清爽的蓝白格衬衫、自然翘起的头发。

 

是真波。

 

那两道目光仅仅在他脸上停留了一秒半——真波一眼望到货架后边,他取了餐盘和夹子,走到第二排货架靠右的地方,夹了两只可颂。

 

他成功夺取了目标,跑到荒北这边来结账。荒北刚想问,你怎么……真波就打断他,道,晚上好,荒北前辈,这点东西要不你请我算了?

 

做梦,荒北马上拒绝。

 

开玩笑开玩笑,真波冲他摆摆手,自顾自又继续道,早上的课换到这时候来了,我才刚下课,今早又没买到这个,现在正好赶上今天最后一批,lucky。然后他压低身子凑近荒北,轻声说,前辈,你一穿围裙整个人都变温柔了。

 

荒北认为他在嘲讽自己,气得要命,若不是店长和夫人就在里屋他分分钟就撩起袖子教真波做人了。他抓住他衣领,恶狠狠对他道,真是不巧,你到我打工的地方来,买完快滚。

 

真波接他的话说,对啊,好巧,反正等下总归要见。荒北一时没回话,真波迅速的直起了身,拍拍衬衣,朝他笑道,还是老地方,一会儿见。

 

他笑起来眉眼弯弯,心满意足的。荒北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拉门后边,盯着拉门又看了半晌。这之间都没有客人进来,他就想,自己刚才是要说什么来着,好像有话,又好像没有,该是特别自然脱口而出的字句,这时候要重新记起来,却这么难。

 

 

 

 

6.

 

真波又迟到了,他还是和以往一样从教室后门溜进去,望见坐在倒数第二排的女孩子跟他比了个小小的ok的手势。他回给她一个good的动作,她就笑起来,轻咳了一声回过头继续听课。

 

他仍是坐在最后一排靠门的角落位子。课后那个帮他点名的女孩子走到他旁边来,把透明包装的小点心放在他面前。香草口味的马卡龙。她把刘海儿拨到耳后,脸颊红红的,对他说这是一直以来的杏仁蛋糕的回礼。

 

其实那玛德莲就是她帮他点名的谢礼,没想到又能收到谢礼的谢礼。真波点点头,也没和她客气,就这么收下了。他一眼就看出是哪家店哪天会摆出来的小甜点,他的眼力一直都很好,就跟那天在荒北家里,认出了那只面包店的纸袋一样。

 

他说,谢谢你。语气里都带着点甜甜的味道。

 

午后天降细雨,三三两两的学生跑过塑胶操场,到教学大楼的走道里边避雨。雨不算大,可大家都怕它会越下越大。真波下午没课,他跑到车棚取了自己的车,淋着雨就骑出了学校,经过一段下坡路,要拐个弯,再一路向前跑就是他家。到了楼下,衣服都快淋透,他飞奔上楼,穿过走廊和自家玄关,餐桌上还放着被保鲜膜覆起来的面团。

 

它没有受潮,是好好的。

 

真波放心了,他忙了好一会儿,才把他的小宝贝都安安稳稳送进烤箱。他摘掉手套,顺手给荒北发邮件,问他有没有空。身后不远,烤箱正在工作,些微香气已经随着空气流动飘到他身边来,然后他的手机震了,好像比以往任何一次都来得快。

 

荒北回复他说,五点钟,不准早到。

 

发酵过的面团里边掺了起酥油和黄油,它们膨胀起来的时候,发出细碎的、轻不可闻的小声音。

 

用这么矫情的说法也罢——心灵感应——他觉得是真实存在的。尽管外边下着雨,他的心情就像是马上会有好事要发生。

 

“叮”的一声。

 

很清脆,轻如鸿羽,说不清道不明的声音找不到源头,它仿佛能毫无涟漪地飘过水面、却又能悄无声息地击穿一堵薄墙。

 

真波还是早到了,说好五点钟,他四点四十分不到就撑着伞走到了荒北家楼下。他们有约的时候他迟到的毛病就不会犯。他手里拎着一只礼品袋,礼品袋里面的铁盒子里装了他烤好的可颂面包,从十六岁到十九岁,这三年他就只会烤这一种糕点——他也只烤这一种、只给一个人烤。

 

来的路上雨变大了。他收了伞,准备躲到楼道里。然而这时候他却被意想不到的状况突袭了:荒北就站在楼道口,一手插袋,表情还是那样让人觉得不好接近。他瞪着他,也在等着他。

 

你真没有时间概念,荒北说,这点你从来没变。

 

真波看了他几秒钟,顺势走近些,站到他身旁。他笑说,你也学我了吗,荒北前辈,然后把手里的礼品袋举到空中,示意他接。

 

荒北不声不响拿过来,又不声不响扔了一串东西给他。

 

这举动让人无法预料,真波吃了一惊,赶紧摊开手去接,太着急雨伞都掉在地上,溅起的水花爬上他的裤腿。他摊开手掌。那是一把钥匙,银色的,微微映出他写满惊讶神情的一双眼。

 

荒北站在他旁边,开口说,你真的是,没有时间概念,真波。真波抬头去看他,他却把头扭向一边,手指磨挲着自己颈侧,不和他的眼神对上。

 

真波笑了。

 

三周年了啊,靖友さん。他说。

 

 

 

 

7.

 

你喜欢他们家做的面包还是我做的?

 

哈?!你脑子坏了!

 

你喜欢他们家做的面包还是我做的?荒北前辈,你喜欢他们家做的面包还是我……

 

够了……!!!!复读机啊??!!

 

那你说。

 

…………你白痴啊,还用我说吗。

 

前辈……

 

闭嘴白痴!

 

 

 

 

+Fin+





*场景参考三次元有。


我自己平时也做小点心,其实可颂不简单……人在魔都的话,Flarine和建国宾馆饼屋的可颂都做的不错!都恩客的迷你可颂也好吃,称分量卖。

话说我怎么什么CP都写。这样不好。

评论(4)
热度(37)
© 戍时光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