戍时光陨

Author:皮某人
Life Is A Two-edged Sword

【爱夜】Calling

复健。复健。一个片段的复健。觉得自己好像退步不少,十分忧心。





“爱唱。”

 

在这无边寂静的夜里,只有电话另一头的他的声音如此清晰——仿佛很远很远,可是又近在耳畔,他的吐息声都能顺着耳道慢慢、慢慢爬上他的心腔,随着他的心跳一起一伏。有那么几秒种,他无意间就凝了神去听他呼吸的节奏,小心翼翼地,甚至连自己的呼吸都要忘记了。

 

他非常喜欢他的声音,更喜欢通过携带电话所听到的与平日有着些许不同、亦真亦假的声音:像是受到信号干扰一般显得沙沙的声音,或是宛如清晨露水那样稍稍变得明亮起来的声音,咳嗽声和吸鼻子的声音……

 

还有他喊他名字的声音。懒懒散散的,听得出他现在心情不错。爱唱不由得抬起眼来,微微张开了嘴,好像下一秒,马上,那句话都要从他唇边滑出去了。

 

 

 

 

Calling

BGM/Secondhand Seren---Why

 

 

 

 

爱唱从便利店里出来,这天夜里不知道为什么就突然降温,一阵晚风忽的灌进他脖子里边,激得他缩了缩身子,塑料袋挂在胳膊上,两只手就往裤袋里插。夜露站在门口不远的地方,手里拿了一只打火机,啪的甩开盖子,又啪的合上,再甩开,再合上。打发时间似的。

 

这个相遇显得有些突兀。爱唱刚迈出一步就停住了,两只眼睛盯着夜露看,也说不出话。夜露察觉到他的视线,或者说,其实在便利店自动门开启时的音乐响起来的那一刻就知道那是他了,没什么理由地,他抬了抬下巴算是打了招呼。

 

连“你怎么会在这里”都不需要问。夜露把打火机塞进外套口袋,转而朝他扬了扬手机,亮起来的屏幕上显示了好几个未接来电。大年寺山爱唱。大年寺山爱唱。大年寺山爱唱。

 

这时候爱唱还没有交女朋友。他的第一反应竟是,夜露给我的备注居然是全名。

 

想来他们也算是经常见面了,也经常打电话联系——多半会是爱唱打给夜露,到后来也不知道究竟是不见面的时候选择了打电话,还是因为打电话促成了下一次和更多次的会面。想来是同一种族的人的缘故也罢,他们在一起时往往并不那么多话,随便买的饮料就是对方喜欢喝的,随便挑一件衬衣就是对方的尺寸。

 

爱唱把啤酒扔给夜露,自己开了一听橘子汁,盘着腿坐到夜露身边去,仰起头就喝下一大口。青春期,夜露转过头看着他,轻轻笑了。他也拉开了啤酒拉环,一点点泡沫溅到他的食指指节上,都泛着白。

 

爱唱皱着眉头,心里明白口头上争论他是一定赢不了对方,便也只是回说,管我那么多,就没了下文,只是双眼还牢牢看着他不放。夜露就好像没喝几口酒已然有了醉意,眼睛下边被他无端盯出几分红晕来,何况他还上来就对自己笑,即便是半开玩笑的揶揄也不禁让他挪不开眼。

 

这种感觉又来了,他想。

 

明明彼此相识之前都不过是普通的没有朋友的青年人而已,不,不如说实际上,现在要想起什么他们相识以前的事情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了。可能原本觉得对方都会是与自己差不多的人,也许并没有那么强烈的想要合群的打算,不过相处之后显然发觉两个人截然相反,正因为这种要说互补都算不上的巧合感,他们才能相安无事的共处,甚至意外的,还挺合得来。

 

夜露的酒量算是不差,这是爱唱无论如何无法企及的一点,要是他夜班之前喝了酒,之后是绝对没法正常工作的。而夜露,虽然看他很少喝酒,画设计稿的时候也只喝气泡水和黑咖啡,在爱唱的印象里他并没有怎么喝醉过,这个人永远都是一副气定神闲的冷静的样子,没睡饱的话会容易盯住一点发愣,但那也仅仅会持续几秒钟时间。

 

不知从哪里落下来的喝空的啤酒罐头滚到了爱唱脚边,他把他喝完的汽水往身后一放,准备伸手去捡。然后突然有什么东西压住了他的左侧肩膀。

 

……什么什么什么不会吧不会吧不会吧不会吧。

 

爱唱战战兢兢地、慢吞吞地望向身侧,夜露黑发下边紧闭的双眸就在他眼前,近的简直妙不可言,睫毛就快要碰到他了,他感到自己的左边手臂整个都僵硬了。他吞了口口水,轻声喊了一句,夜露……?

 

没有回应。

 

夜露?喂,我说夜露……爱唱变得有点心急,照理说夜露不可能会因为几罐啤酒就轻轻松松喝醉,再者说,万一他真的喝醉了,要就此睡过去,那麻烦就大了。他想伸手去推他一把,可是握成了拳的右手却仍然垂在他身旁,他静静地——连呼吸都不敢——静静地看了他一会儿。毕竟,那确实是一张非常好看的脸,高鼻梁和薄嘴唇让他看起来有些像混血,唇色还属于比较深的那种,却很温柔;长发并不使夜露显得过分柔弱,他的双眼里满是灵动的光,像现在这样闭起来的时候,眼睫毛又像是拥有生命,在帮助他进行光合作用一样。

 

可夜露怎么是植物呢,是石头吧。爱唱掐断了自己的胡思乱想。他的脑子还是一团乱,但却是清醒的,他又喊了一遍那名字,夜露?

 

寂静。

 

想要放弃了似的,爱唱叹了口气。要睡的话,也得换个舒服一些的姿势才好啊。说着,他抬起手揽住了夜露的肩膀,把他整个人轻轻搂到怀里来,然后,让他平躺下,枕在自己的腿上。他的动作很轻很慢,仿佛在摆弄什么贵重易碎的东西,明明知道就算睡着也不会被吵醒,他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

 

夜露像一具苍白的人偶躺在他的膝上。于是,他又一次感到,有什么东西正呼之欲出,催促着他说些什么,做些什么,驱使他不受控制的屏住呼吸,弯下身去,微微张开嘴唇。他的鼻尖与夜露的鼻尖已经离的那样近了。

 

这时,他却看到夜露的双眼一下子睁开了。

 

爱唱。他喊他道。你以为我睡着了吗,爱唱。

 

那令人着魔的嗓音,轻声念着他的名字。

 

 

 

 

“……爱唱。”

 

爱唱。爱唱。

 

有谁的声音在呼唤他。

 

像是从深海被打捞起一般,爱唱的大脑和眼睛都花了好长一段时间适应那种类似溺水的后遗症,阳光对此时的他来说显得过于刺眼,他的四肢像被灌了铅,翻个身都困难,只好拼命咳嗽,摇着脑袋,要把什么脏东西甩出去一样。

 

“爱唱。”

 

他暂时还没办法讲话,视力稍微开始了恢复,而他却如此准确的捕捉到了那喊他名字的声音。头还是很重,在隐隐作痛,但当他努力睁开眼睛看见夜露的时候,一瞬间,他似乎忘记了许多,又回忆起了许多。潮水一样汹涌而来的感情浸透了他的心脏。

 

有一刹那他想,再也不要睡觉了。

 

就算要睡,也想带着这道声音一同沉眠。

 

 

 

 

+Fin+





站在世界中心呼唤同好。

评论(5)
热度(36)
© 戍时光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