戍时光陨

Author:皮某人
Life Is A Two-edged Sword

【乔西】Sing Me a Lullaby

短。流水账。现pa?





他整个人都像浸在雨水中一般,每一块肌肤都在往下不停滴水;但不知为何,那身影又仿佛刻意的被雨幕隔开,又或者是他原本就站在远一些的地方,应是宛如雕刻般清晰的五官连同他那沾着阳光颜色的头发都变得湿润了、灰蒙蒙的。

 

他们两个面对面的站在不知从何处倾斜而下的暴雨里边。就好比凭空出现的海市蜃楼一样看不清面目的男人站在他看得到却无法触及的地方,对他说,JOJO,怎么又哭了,你这爱哭鬼。连略带笑意的语气都是那么熟悉。

 

乔瑟夫·乔斯达忽然发觉,或许这并不是什么暴雨,哪里都没有暴雨,从睫毛上往下落的、轻轻擦过他的脸颊的、掉进他微张的嘴唇缝隙里的,全都不是雨水。苦涩到不禁让他紧皱眉头的,并不是雨水的味道。

 

别哭了,JOJO。那个男人又开口说道,却没有像从前那样走过来揉他的脑袋捶他的肩,笑着骂他,不着调的家伙。

 

他只是说,别哭了。

 

无边无际的大雨滂沱而下。

 

 

 

 

Sing Me a Lullaby

BGM/End Title

 

 

 

 

十一月末的时候乔瑟夫出了趟远门,和工作无关,他自己开车,从他所住的城市一路往南,沿着公路开,也没有什么特定的目的地和计划,直到后视镜里边那些高楼大厦的影子都消失不见,道路两旁的广告牌也换了式样,他才觉得安下心来。他开车不会听电台,通常接上移动电话,放他手机里的歌,流行乐轻摇滚,也有西班牙语和法语歌,他会说一点点,并不精通。喜欢的音乐多是些节奏快的,他听得也异常投入,一面开一面自己坐在车里高声的唱,开一路唱一路,心里还生出些小得意来。他曾被点评说唱歌好听,不是因为这歌声,都难以注意到他这个人。即便他心里认定自己的魅力远不止于此,这些评价仍然能让他高兴很久。

 

尽管说没有特别的安排,这并不是什么一时兴起,很久以前他们就说起要去南边看看山和湖泊,国家公园,听说路上还会经过只有两个街区四条街的迷你城镇,可惜最远也没开出过十二月会下雪下到没过脚踝的地方。乔瑟夫一个人开着车,到后来歌也不唱了,不知为什么眼皮开始打架,他觉得不太妙,赶紧找个加油站停下来,加满油,抽根烟休息一会儿。

 

不过他其实是知道的,开车的时候越是放响亮的音乐反而越是容易睡着,最能避免疲惫的方法还是有个人能说说话,帮他看看导航是不是又出错,提醒他别放这么吵的歌。他在加油站旁边的快餐店里买了汉堡可乐,坐进车里享用他的逍遥晚餐。吃垃圾食品总让人有种嗑药的快感,他常常这样说,本身也吃不胖,长肌肉不长肥肉,但还是会被不客气的警告说吃这么多快餐将来要老年痴呆。

 

他想着想着就笑出声来。天边已经能看得到一些晚霞,他用手机地图查了查,找了驾车路程四十分钟左右的一家旅馆准备借宿。薯条的油脂透过包装纸渗到他的手指上,其实他也不是讲究的人,小时候就不管不顾直接往身上擦了,换来奶奶的一顿痛骂,他顶多装作乖孩子好好道歉,从小做戏就有一手,扁着嘴低下头的样子看起来还颇为诚恳。可是现在手是脏的开车也不太方便,他隐约记得前座的储物柜里有别人放的湿纸巾,打开来一看却发现早已用完,只剩包装纸了。他只能苦笑,看了好几眼自己身上穿的夹克衫,终究还是没往上面擦。

 

黑色的夹克,装饰着金属拉链和假口袋,不知道是在哪里买的,只记得是情人节礼物,挺有名的牌子,明明是简单的款式却价格不菲,但大家都说他穿着帅,有精神。他把它脱下来用旅馆的衣架挂好,鬼使神差的就跟它说了一句,晚安。说完不由自己都愣住了,转而才讪讪笑,觉得真傻。

 

意料之外,这天晚上他竟然失眠了。他不算是个恋家的人,也不恋床不恋枕头,独自一人躺在这里时却睡意全无,着魔一样。理应好好出来度个小假,理应没有心事和辗转反侧的理由。不过睡不着也没有办法,干些什么呢,和丝吉Q发消息吗。他伸手拿过床头正在充电的手机,划开屏幕,屏保和桌面都是一样的照片。

 

是街景,公园的台阶,白鸽与教堂,有些像上个世纪的电影画面,阳光毫不吝啬的撒得满街都是,要从屏幕里直接透出来似的。他慢吞吞地动着脑子想,啊,是丝吉Q的故乡,那个我只去过一次的国家,什么时候也想再去看看。他无端盯着那画面看了几秒钟,忽然就不想发消息了,这么晚她兴许已经睡了。他沉默着把手机放回床头柜,翻了个身,调整了一下睡姿,半晌,发出轻不可闻的一声叹来。

 

可能还是不会再去了,他想。

 

因为早先失眠,第二天到临近中午乔瑟夫才爬起来,旅馆提供的早餐都快结束供应了。他急匆匆下楼办了退房,晃到餐厅去看那儿都还剩下些什么。大厅里边有小孩子在你追我赶,从他腿旁绕过去,笑声不断,有个稍大些的男孩子,像是孩子们的大哥,站在前台那里,用不知道哪里的语言跟他的弟弟妹妹们喊着些什么。男孩注意到他的视线,有些拘谨的点头向他打招呼,乔瑟夫顿了一顿,朝他咧嘴笑。

 

他拿了咖啡和华夫饼,坐到靠窗的沙发里边。咖啡煮的并不好喝,华夫饼也硬邦邦的,奶油很淡,并没有他喜欢的那种浓郁的香气。也只能随便解决一下罢了。这不比他以前故意穿过大半城市去吃的早午餐,早上八点钟都要排一个钟头的队,还好是露天座位,天气很好,阳光充沛,空气里有水果和麦子的清香。往松饼上浇枫糖浆的时候,甜蜜的味道便蜿蜒而下,与金灿灿长睫毛上洒落的阳光一同,都快流到他的心里去。

 

再坐回车里是正午刚过,他不准备开导航,全凭着印象开。公路上的车比昨天多了些,往同方向的或是反方向的,道路两侧是开阔的平地,偶尔会路过餐厅和加油站,还有二手货商店。他还是放着节奏感极强的音乐,稍微调低了点声音;他跟着吹起口哨来,却吹的是完全不同的旋律。

 

决定出游之前并未想过太多,而眼下一些问题变得愈发明了,比如要不要给家人同僚带些纪念品,给老妈买什么,给丝吉Q买什么,给史摩基买什么,等等等等。他以前想到这个就头痛,不过以前的他经常会列清单,这个习惯是上了大学以后才有的,说是提高效率也好,终归是有点用场,可这回他把什么都忘了。

 

他又往前开了几十分钟,两边的楼房变得密集了,马路也变窄了,他减慢了速度,打开地图一看,发现自己居然开进了那个传说中的四条街小镇。说是只有四条街,实则不然。除了中央大道以外,横向的窄路约莫有将近十条,沿街的小店纷纷打出招牌,满眼都是洗衣店糖果店CD店古董店,民居在商店的楼上,有的窗户上贴了白色窗花,有的在阳台上摆了菖蒲。他停好车,准备下来逛一逛。

 

很奇妙的,这个小镇似乎能偷走人的时间。他不过是稍微走了走,和糖果店的小姑娘讨价还价了一番,和钟表店的老头吹吹牛聊聊天,去冰淇淋车上买了一个不符合时节的巧克力蛋筒,晃着晃着,天色都有点变了。

 

他最后走进了一家首饰店,柜台后面坐了一个留着长长的卷曲金发的年轻女人,听到门口风铃响,抬起头来,对他说了声欢迎光临。她的笑容和她的红唇一样好看,乔瑟夫悄悄的想。他走到柜台边,黑丝绒首饰盒里摆满了金和银的戒指。

 

让我猜猜,不知是店员还是店主的女人轻声开口了,要买给心上人?她的声音低低的,像刚抽完烟,带着一股说不出的风情。乔瑟夫立刻听出来她并非本国人。他笑了,回答她说,希望买完我就能遇见他了。

 

女人也笑,他们随意的聊了一会儿,乔瑟夫打算买一对猫头鹰耳饰给丝吉Q,也想给丽萨丽萨买对夸张的流苏耳环——虽然夸张,这样的风格看起来还挺适合她的。女人用十根纤细修长的手指给他包装礼物,问他从哪里来,听闻答案后做作地叫了一声,却并不令人生厌,她问他不给自己买点什么吗,他想了想还是说,做事太粗心,搞不定这些细巧玩意。女人听到就笑了,撑着下巴说,可我倒是挺喜欢你脖子上戴的那个戒指的。

 

乔瑟夫看着她,过了一会儿才答,谢谢,然后与她道别。

 

他把两个人的礼物放到副驾驶座上,车钥匙揣进口袋,但他却不急着开走,反而继续停在路边,也不担心被罚款,就那么静静地坐了一段时间,不受控制的想了许多许多事情。

 

良久,他把手伸进夹克衫内侧左边的口袋,掏出一个小东西来。当时他还说,外面没有口袋里面却有,简直心机,位置离心脏这么近,我要把你的照片缝进里面去。他摊开手,掌心里静悄悄躺着一把钥匙,很小巧,散发出一点微弱的陈旧的光来,令人怀念。他盯着它看,好似它也在盯着他看,他看着看着,就情不自禁有点想笑,可是嘴角越是使劲向上弯,眼睛就越是觉得酸、越是睁不开。

 

再往前开就能看见山了,这个季节的景色应该特别漂亮,待个几天再回去,感恩节马上就要到了。他尝试使自己分心,然而手指都失去了力气。

 

像他梦里一样的,无边无际的大雨滂沱而下。

 

 

 

 

Fin





Working BGM:Lana Del Rey / Cat Power

评论(17)
热度(47)
© 戍时光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