戍时光陨

Author:皮某人
Life Is A Two-edged Sword

【爱夜】Gravity

解放人性,背后注意。





Gravity

BGM/Balmorhea---Lament

 

 

 

 

八木山夜露并不喜欢与人身体接触。

 

说到底,是否需要和人类沟通交流这件事本身就没有什么确切答案,从很久以前开始他就知道,即使外表看来自己和周围的人并无太大差别,他们终究是不同的种族。他同人类一样,说话走路穿衣,用货币买东西,也从未尝试过用不吃不喝不睡来挑战自己的生命力,可他从不觉得吃下去的东西美味与否,不觉得身边走过的人长得美或者丑,睡觉的时候也从不做梦——人类的表皮下边像有什么新的东西要长出来似的,从他的身体里,不知道存不存在的内脏和血管里,向外撑开,向外爬,覆盖得他全身都是。而他想,这不是新生,不是什么代谢,这就是我。

 

他的双手撑在爱唱裸露的胸膛上,男人的双眼像是起了雾,湿漉漉的,嘴唇一开一合,在大口的呼吸。真不像话啊,他想,手指自说自话的在对方的胸口打着圈,一点都不像是个二十多岁的大人。

 

夜露……夜露……爱唱的声音艰难地从喉咙里被挤出来,好似被什么东西掐住了咽喉,连呼吸都困难。他一只手握着夜露的腰,另一只抹了抹自己的眼角,然后抓住了在自己的身上不停动着的夜露的手。指尖好像还是颤抖着的,但他湿润的双眼自始至终都在牢牢的看着他。

 

到现在他还是不太明白这种行为究竟有什么意义。最初的起因是夹在租来的电影碟片里的一张多出来的光碟,不知是音像店的人拿错了还是有谁在慌乱之中放进去的,那天晚上他们就放来看了。交织在一起的肉体、头发、声音、表情,爱唱的房间里除了光碟中的声响以外静的发疼,他悄悄转过头去看了夜露好几眼,只有电视的荧光打在他脸上塑造出的光影,他还是和大多数时候一样没有表情。

 

直到夜露突然出声喊了他。爱唱诧异的看向他,他微微伸了伸下巴,示意他注意一下。

 

光碟的内容还在继续,女人拔高的声音变得尖锐起来,让人耳朵发痛。

 

爱唱觉得脸上滚烫。他居然勃起了。像个不谙世事的初中生,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夜露又喊了他一声,停了一秒,身子凑了过来。他的手肘撑在地上,从下往上去看爱唱的表情,黑眼睛在黑暗里边闪闪发亮的。他没有戴发饰,浓黑的头发和同色调的毛衣衬得他的肤色格外的白,刘海和睫毛都溶到一起去;他整个人都背光,一双眼睛直直看向了爱唱,一言不发。

 

爱唱哑然。

 

夜露并不觉得这些事情有任何的不妥。他从头至尾没有发出一点声音,只有爱唱最后把所有东西都射进他身体里面的时候皱了下眉头,没有痛感,也没有碟片里的女人那样感觉夸张到如坠云雾。说不上是对人类行为的好奇还是别的什么,他们之后又尝试过好多次,反正也无事可做,反正也没有别的做这样的事情的对象。爱唱说夜露有时候思考短路,中间缺了节自己也不会知道,夜露倒认为无可厚非,做了那么多选择,最后不还是通向同一个结局。

 

他也试着用嘴帮爱唱做过,在爱唱家里的浴室,穿着打湿的衬衣跪在浴缸里。他只觉得膝盖有一点点痛,爱唱的东西无论是喝下去还是以别的什么方式到他身体里都不会对他本身造成伤害,不会肚子痛更不会流鼻血,他也就并不十分在意。只是爱唱好像格外受不住,手指在他的长头发里边伸进伸出,和那些漆黑的发丝一道颤抖着打结——他总在这些时候变得格外中意他的头发——呼吸频率也不太对劲,会仰着头大口大口的喘气,叫一声夜露的名字的力气都失去了。夜露偶尔会抬起眼睛看他——虽说会有些吃力——到底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他混沌的大脑还在一刻不停地思考。

 

他们的学习能力并不算差,翻新花样层出不穷,虽说大多是夜露提出的。他好像对一切都感到新鲜,除了不喜欢让爱唱从背后做,浸心其中的样子在爱唱眼里看起来像上瘾。爱唱还担心他,他却拿一根手指贴上他的嘴唇,不让他再开口,然后闭上眼睛,轻声喘息,胸口起伏着。

 

完事之后有时会接吻,再一起淋浴,爱唱把夜露花洒下边沾湿的头发捞起来捧在掌心,心血来潮吻他的后颈。他们会聊聊天,说一些无关紧要的话题,抱怨昨天今天明天的工作,商量下一顿饭一起去哪里吃。

 

尽管最开始并没有这些习惯,慢慢连对方嘴唇的触感都记住了。起码是有温度的。

 

两只手都被握住。夜露坐在爱唱身上,看着他用一只手就盖住自己一双手,他俯下身去,头发垂下来落到爱唱的肩膀和胸口,他试着把脸贴向他。

 

他还是最喜欢像这样坐在他身上,看得到他的脸,能握紧他的手。

 

爱唱的手把他的手指抚平,又让他们蜷曲起来,然后统统抓在他的手心里。他的另外一只手顺着夜露的腰滑到他的尾椎,抚摸那里单薄的肌肤,夜露就动了动身子,发出细微的、像猫一样的声音来。他吸了口气,随后,那些声音马上被他的动作所打散了,变成断断续续的急促的呼吸声,融化在空气里边,散落在他的胸口。

 

夜露的脸紧贴着爱唱的身体,在他胸腔上方不远的地方张着嘴喘息,紧紧缠住那握着自己的手指。

 

一下一下。一下一下。令人安心的声音。

 

他沉醉在岩石下边谎言一般的心跳里。

 

 

 

 

+Fin+





一度以为夜露的替身叫做Love of Gravity。人家叫I am A Rock好吗。

然而还是错觉显得更浪漫一些。

评论(11)
热度(26)
© 戍时光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