戍时光陨

Author:皮某人
Life Is A Two-edged Sword

【仗露】真夜中は星づくよ

旧文,老套路,老师蹭又累。和同名游戏没半点关系。





真夜中は星づくよ

BGM/Mondialito---Tous Les Jours

 

 

 

 

房间里突如其来地响起了手机提示音。岸边露伴被这声音吓了一跳,他做了几次深呼吸,才烦躁地暂停掉正在看的恐怖片,转而打开了新邮件。

 

发信人那一栏里,有点意料之外的写着“东方仗助”。

 

“老师,睡了吗?在工作?”

 

看上去毫无营养的内容,让“工作中”的漫画家不由得翻了个白眼。很快,手机又在他的手里震了起来,一封新邮件,他皱着眉头点开,那里面语气恭敬的写着“打扰到你的话,实在是抱歉啦”,这样看起来又像是半开玩笑的话。倒是很像那个笨蛋的风格,他想,打扰都打扰了,这算什么。马后炮。

 

他动了动手指,回复道:是的,你打扰到了。

 

对方很快又发:诶,老师你果然没有睡吗?现在还在工作?不冷吗?

 

岸边被他一连串发问搞得莫名焦躁,他喝一口咖啡,打了几个假名又迅速删掉,到后来,觉得词穷,就用不耐语气回答说:我可是很忙的,小鬼。

 

那家伙看到了的话,一定会嘟囔“我才不是什么小鬼”这种类似的话吧,然后躺在床上不甘心的翻来翻去。他倒是好奇,睡觉的时候那个奇葩发型会变成什么样子呢,放下来还是……咦?

 

意大利,佛罗伦萨的深夜,直觉变得没那么敏锐的漫画家发觉了什么。

 

日本现在……是白天吧?为什么东方仗助要给我发邮件?为什么他还这么问?就好像他知道我在国外一样。暖气打的似乎不太足,的确,是有一点点冷。

 

你怎么知道。这样的话,他并没有写在邮件里面发出去。岸边把台灯关掉,刷的一下拉开了横在眼前厚重的窗帘。浓墨般的夜色倾泻而入,星光黯淡,却也足够让他看到屋外的大致景象。他把咖啡杯捧在手里,拉高了毛衣领口,凭着或许并不可靠的第六感,稍微探出头往外看。

 

马路和人行道都显得格外空旷,隔得远,也看不大清。不过,他住的旅馆楼下,因为有一盏孤零零的路灯的缘故,视野会变得略微清晰些。

 

孤零零的路灯就伫立在他住的这幢楼的大门前,昏暗光线迷迷蒙蒙照下来,间或由于接触不好或年久失修而忽闪几下。有人坐在灯下面,穿深色衣服,好像还围了围巾,他背对着旅馆大楼,只能看到吐息之间呼出的白气;那人的轮廓还很年轻的样子,站起来应该挺高大,发型也容易辨认——这个世界上岸边露伴只认得唯一一个会梳这种没品位的奇怪发型的人——虽然这话他从不会对他说。

 

老师,你果然没有睡吗?现在还在工作?不冷吗?

 

岸边露伴喝完了剩下的咖啡,他在窗边站了一会儿,终于,好似如鲠在喉了许久、又不知是在埋怨懊恼着谁地低声骂道:这个傻瓜。

 

 

 

 

关于要不要上楼,东方仗助着实犹豫了好长一段时间,不过如果当真冲了上去的话,说不定会被绑起来捆在麻袋里从窗口丢出去吧——不不不,露伴他,不会有这么大力气……但总之,不会有好脸色给他看就是了。他斟酌良久,干脆就着明明灭灭的一星光亮坐了下来。

 

发出去的邮件也意外地收到了回复。虽然已经不是高中生了,青年人还是喜不自禁的弯起了嘴角。有点高兴,这种愈演愈烈的不可思议心情把他周身的寒意也一扫而空了。

 

情绪高涨起来的东方仗助,连身后的大门被气势汹汹地推开了都没有注意到。直到被人从肩膀后面狠狠推了一把——这让他差点向前一头栽倒在地——以及那句音调高扬的“笨蛋”落入耳中,他才一脸惊愕的回过头。一天到晚跑到他脑子里来的这个人,穿一件高领毛衣就冲了出来,寒冬的凛冽空气里,苍白脸颊正微微泛红。

 

思绪变得乱七八糟,他什么都顾不上想,一下子就抱住了眼前的人,在对方耳边轻声道歉,还怪他毛衣单薄,问他冷不冷。心慌意乱,口不择言。

 

漫画家推开他,眼神瞥向一边,声音也不如骂人时那么咄咄逼人了。他纠结了几秒钟,扯了扯高个子脖子上的围巾,才开口,你……你先上楼吧。

 

 

 

 

+Fin+





动画连番爆炸之际是不是应该表示点诚意啊我??

评论(12)
热度(34)
© 戍时光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