戍时光陨

Author:皮某人
Life Is A Two-edged Sword

【承花承】远大前程

远大前程

文/皮某人

BGM/Lenka---Everything At Once ←BGM有点不协调,不推荐搭配食用(不过我还是放出来了=。=

11/27是承花一见钟情初次见面纪念日,虽然晚了,还是摸个小鱼。承花/花承无差,OOC成分有,不成功的热高style,可看做平行世界。

 

 

 

 

自动贩售机总共被空条踢了四脚。他投钱进去以后,过好久也不见饮料滚下来,他气急的踢了它一脚,贩售机的身子顽固的晃了一下,继续纹丝不动;他再踢一脚,还是那样,然后他就又连续踹了两下,狠狠地,可惜最后也没有易拉罐从取货口冒出头。空条压着帽檐,一动不动盯住自动贩售机的黑色背影活像催命鬼,花京院看不过去,站到他身旁说,好啦,别钻牛角尖,我请你喝汽水行吧?

 

空条看了他一眼,念叨了一句真难搞。他耸肩笑笑,转身就走,身后人便也跟上来。

 

不远的街上就有便利店。空条扫两眼冰柜立刻做了决定,他拿了罐冰啤,回头一望,花京院却不见了,只有货架后面露出的一角深绿色校服晃进他的眼。他想翻个白眼,不过还是忍住了,走到蹲在地上仔细地看着什么的花京院那儿,催他快些。

 

花京院看也不看他,一面在樱桃薄荷和樱桃莓子口味的润喉糖中来回抉择,一面打断他的话说,是我请客好吗,你再等下。空条从上方注视了一会儿他形状不规则的刘海儿,干脆地伸手从他眼前取了一小盒糖果;那惊异的眼眸望过来的时候,他冲他摆摆头,意为“挑好了,走吧”。

 

花京院其实挺不乐意的,兴许再过五秒钟他就该做出选择了,但却提前被人决断——不过话说回来,既然一样都是樱桃口味的,他也就大人不记小人过了。他付完钱,空条凉凉看他一眼,也不道声谢,兀自就往外走,熟门熟路地过马路、左转右转。花京院想,我还有作业没写完,想着想着,脚步就不由自主跟着他迈出去了,他们七拐八拐地绕进渺无人烟的小路,花京院才忽然觉得哪里不对,问了一句,这是要去哪儿?

 

空条顿了顿,说,这牌子的啤酒不好喝,以后不买了,说着脚也没停。

 

花京院又说,我得回去吃晚饭,早上我妈和我说今天有海鲜火锅。他含着一颗润喉糖,话还没说完,就感觉身后无端多出什么人的气息,一转身,才发现巷口那儿远远地站了几个人,正往这边看,待他又回头,惊觉空条已然停了下来,他的身前同样被堵住了。那些人的校服他俩都认识,隔了一个街区的男高,前阵子一伙人来他们学校惹事,被空条一个人全部干掉,颇不服气,看来今天是换了一拨人想要报仇来了。

 

空条暗自切了一声,身子往后探,压低了声音对花京院说,别乱动。花京院没回答,斜着眼看他,没发现白金之星的影子。这时候,对方的老大冲他们喊话,大致意思也就那样,今儿来给兄弟们挣脸面啦,你们的死期到了啦,云云。土匪头子似的老大染着黄毛,校服穿的乱七八糟,跟空条不同,虽然他也有金链子,却是别在裤腰上的,两边都有,走起路来一甩一甩。花京院心想,大概不良头领都是走一种路线的,啊不,承太郎大概不算什么头领。他还没总结完,一伙人就急吼吼冲上来,准备两面夹击他们。空条一个大跨步拦在花京院身前,把他直逼到墙边,劝架的空隙也没。男高的学生像是武打片看多了,虽然是一群人冲过来,到了身前却是一个一个和空条打,他们老大站在后头,仰着脸,一脸淫笑的看着这边。空条并不是吃素的,两边都很清楚这个,一上来他就撂倒两三人,出拳、肘击、飞腿,大气都不喘一下。花京院在他身后,意外冷静的观察战况,一边观察一边想,不知道当真肉搏了他会不会也像替身似的使出欧拉流星拳什么的……

 

趁他想东想西的空档,空条已经打趴下一半的人,对面阵势一下子弱下去不少,剩下的四五人围着他们,不太敢轻取妄动;老大还是那副猥琐表情,藏在袖口里的半只右手摩擦着裤子边上的金链子,嘴角的笑容越来越变态。空条眯起了眼:看来那袖子里面多半有猫腻。他整了整衣领,瞪着身前的一干人,等着他们什么时候有动作。这时候黄毛老大开口了,用那种油腻声音道,我说后面那位小哥,是不是要吓哭了啊?话音未落,右手突然动了,一把匕首嗖的飞出来,贴着花京院的耳廓插进了墙。空条来不及反应,就听对方对他道,这么用心保护你的小男友,累不累?一群人马上跟哮喘似的爆发出一阵笑声,空条紧紧皱着眉头,不打算理睬他们;他侧目看了看花京院,从没跟不良打过架的他的伙伴被那一下惊得嘴唇微张,眼神直直的钉在了黄毛的身上。

 

空条喊他,喂。

 

花京院在那哮喘一般的笑声里回过神,他只瞥了空条一眼,然后,竟然,电光石火的给了他一拳——看起来就像典型的自己人黑自己人情节。噪音制造器们立即停止了释放噪音。空条惊异的看着花京院走到他身前,偏着头往地上啐了一口,那身影顿时显得无比高大,对他来说,无比陌生。

 

花京院说,你们真是给脸不要脸。但他说的太轻,对方可能没有听到,于是那老大做了一个错误的决定:他们大概脑子坏了,我们上,从那红毛小子开始修理!狗腿们异口同声的赞同,往花京院这边扑了上来;可能觉得他不是什么主角,大家就一起上了。但花京院脸上完全不动声色,握着两个人的脑袋就撞到一起去,再把这晕晕乎乎的两人向前一推,又撞倒两个人,他们呜咽着要向后倒下去——还没倒下,就被拿膝盖挨个踹了,力道和准心几乎是想让这几个人断子绝孙。空条本来在那儿看着,后来也醒悟过来,站到打的痛快的花京院身旁去,和他一块儿补那几个人的刀。他们老大猥琐的神情慢慢变成了便秘一样的脸,他的手下们已经被揍得半残,罪魁祸首站到他的面前来,四只眼睛盯得他腿软,直接就坐在了地上。

 

花京院面无表情地看了他一会儿,转过身去拔下了插在墙上的匕首,居高临下的问他,你刚刚说,谁要吓哭了?嗯?

 

黄毛的眼泪立刻决堤,空条本来以为这家伙还有两手,不过看来也就是个没用的。黄毛用一副下一秒就要上来抱大腿的态势说,我我我……

 

花京院跟空条交换了个眼神,他们俩谁都没说话。空条从兜里拿出烟来抽,一点火,对方就抖一抖;花京院也倒了颗糖,扔进嘴里喀拉喀拉地嚼,每嚼一下,那家伙也抖一抖。

 

空条听到花京院笑了一声。他想,虽然不知道究竟出了什么事,不过没想到这家伙也是难搞的货。

 

 

 

 

+Fin+

 

 

 

 

花京院问空条说,有点晚了,你要不要到我家吃火锅。空条想也没想就说好。他们坐在花京院家的起居室里,四个人吃海鲜火锅。花京院的父母都挺热情,一边说这还是这孩子第一回带同学来家里吃饭呢,一边给空条夹肉夹菜。花京院不耐烦的说得啦尽讲些有的没的,空条扶着帽檐,微微点头,说谢谢。语气怪怪的,看不清他笑了没笑。

 

饭后空条到花京院的房间里坐了会儿,他们其实也没什么要聊的,两个人面对面坐着,花京院拿了颗糖含在嘴里。这时候空条发现,他吃糖也会发出奇怪声音,レロレロレロレロレロ,难道是对所有含樱桃成分的体积小的食物都会这样吗?

 

然后他就明白了,虽说自己本来也心存杂念吧……他莫名的打了个寒颤。

 

 

 

 

+真·Fin+





又名:花京院典明的鬼畜开关纪实(x

(扯淡的)总结→放学后想绕路约个会或许还能表个白摸个小手的K同学,无意中在热血少♂年的干♂架中发现了他的好基友K同学可怕的另一面,而那另一面竟然是被cherry mint所引发的,这样的故事。

吃东西发出声音的话食物很容易从嘴里掉出来的好么,这位朋友,你还怪别人,怪不得别人啊……本想最后柔情一把,来点亲亲抱抱什么的,嘛,气氛不对啊。太郎加油,抖S花也很萌的。

写了很蛇精病的东西。不爽不要看(说晚了。

评论(4)
热度(36)
© 戍时光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