戍时光陨

Author:皮某人
Life Is A Two-edged Sword

【降御】願い

*没新意/OOC/少女漫画即视感/结尾不能直视。OK?





願い

文/皮某人

BGM/Brian McKnight---Never Say Goodbye

 

 

 

 

雪下了一夜,那洁白颜色仿佛要染上天空一般。降谷往窗外望了半晌,才坐到玄关边上,把鞋垫塞进靴子,准备出门。

 

这时候,他的携带电话响了起来。嘈杂的BGM和着女孩子们甜腻的歌声一块儿在他口袋里唱着“会いたかった、会いたかった,YES!”,把他吓得一下子打了个喷嚏,但他旋即忙不迭的将电话掏了出来,连来电显示都不用去看——会偷偷给自己设置这种来电铃声的人,想也知道不会有第二个了吧。来不及整理心情,带着微微的鼻音,他急切又缓慢的开口。

 

“御幸前辈?”

 

“唷,新年快乐,降谷。”

 

电话另一边的声音听起来元气十足,他放下心来似的笑了笑,站起身朝着屋里说了句“我出门了”,便拉开了前院的大门。纤细雪花呼啦啦的就落到他的身上来,他一手拉上门,听见电话里的御幸问他,怎么,出门吗?

 

“是啊,今天去初诣。”

 

“什么原来你这外星人也知道初诣吗?!……哈哈,开个玩笑。和家里人?”

 

“……不,我不太擅长和亲戚们一起。”降谷吸了吸鼻子,他感到每走一步靴子就会陷进雪里,沉甸甸的。住在东京的时候也经历过寒冬,但那不过是对于东京人所谓的“寒冬”罢了,他跟着两手插袋一路默不作声的御幸跑到对方家里,还以为是自己又做了什么惹前辈不高兴才不理他,结果御幸一脚踹开门就奔进屋里去,一面大喊着“解脱解脱”一面飞也似的跑去打开暖气,撺掇着自己坐进被炉,冲着傻站在玄关的降谷叫道:快把门关了!然后快点坐过来!

 

他想他当时或许还是什么表情都没有吧,尽管心里想着其实这样的天气也并不算冷、怕冷的活蹦乱跳的前辈好新鲜,这样乱七八糟的话,他仍旧不动声色的关好门脱好鞋说了“打扰了”再客客气气的坐到了御幸身边。他的前辈盯着他说了句,可怕的北海道人,接着就像往常一样咧开嘴笑着,使唤他倒茶。

 

捉弄人的嘴唇还是那么不怀好意,只不过刚才在外面走了那么久,他的鼻尖和脸颊都冻得发红了,开合的嘴唇也好像被雪花润湿过,看起来隐隐泛着雪光一样,看的降谷有些晃神。他想,前辈的嘴唇也被冻得受不了了吧,我是不怕的,因为已经习惯了,或许我的嘴唇上还有一点点温度吧。

 

御幸看他的眼神定定的,伸出手在他面前晃了晃,喊他,降谷?

 

紧接着那只手就被抓住了,降谷顺势把那双比自己窄一些的肩膀也搂了过来,给了这个怕冷的东京人一个浅浅的吻:只不过是嘴唇贴着嘴唇,皮肤贴着皮肤,把自己的体温传过去罢了。他还悄悄的想,御幸前辈的嘴唇果然冰冰的啊,可是,好舒服。

 

“说来,我今天也去参拜呢。啊,想必会很拥挤吧,真叫人头痛。”

 

电话里传来御幸有点焦虑的声音,电话那边的环境热闹了起来,逐渐听得到杂音了,像是在大街上。降谷回答他的话,“这是没办法的事,大家都赶着新年想求个好运。”

 

“是啊。哦,说起来,你会许什么愿?”

 

御幸说话的语调突然上扬了几分,降谷几乎能想象得到他是以怎样狡黠的表情,在几百公里之外的城市与他对话。其实降谷还没有想好要许什么愿,被一下子问起脑子里就出现无数种回答,他就更不愿意去细想了,可能比起祈愿,踏踏实实的努力要更适合他。

 

“我还不知道,你呢,你会许什么愿?”于是他选择这般反问道。

 

“哦……”御幸沉默了一会儿,并没有做正面回答,反而揶揄他说,“你还没有告诉我好吧,我怎么会告诉你?告诉你有奖励?”

 

真是的,这个人。降谷不禁在心里吐槽他。不过这种时候那个人的心思也许反倒容易猜,他当然知道御幸最想得到的是什么,那绝不是他一个人的愿望,同样的,也绝不是仅凭新年时候的一次祈福就能实现的梦想——这么想着,他的肩上也好似多了一份重量,让他情不自禁垂下了眼眸。

 

但是,这份期许也不是御幸一也一个人承担着的东西。

 

之后他们的对话就像偏离了轨道一样,两个人都不知道要说什么,干脆扯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来填补空当,然后御幸问降谷,你什么时候回来。

 

降谷把大致日期告诉了他,他就哈哈笑说,哎呀,这个冬天总是窝在家里,看看碟片吃吃火锅的也不怎么出门,我来接你的时候不要被我的身材吓到啊。降谷无视他的夸大其词,接过他的话头就问,是吗,前辈要来接我?

 

那边明显慢了半拍,就听闻御幸叹息一声答道,“是啊……”

 

“前辈,新年快乐。”

 

什么没头没脑的。御幸咂舌,他想,我真是搞不定你呢,怪物君。

 

“新年快乐,降谷。”

 

 

 

 

降谷晓击了两下掌,手套里侧的雪花被他压碎,悉悉索索的融化开来。他低下头慢慢合上了双眼。刚才还没有想好要许什么愿,但就在站在这里的一瞬间,脑子里竟然只剩下唯一的想法了。那是无法完全靠自己自身的努力所实现的希冀,而他比谁都更努力的向着他的愿望迈进。

 

 

 

 

御幸一也摇响了寺院的铃铛,响亮的击了两下掌。绒线帽下边露出来的耳尖变得红红的,他朝自己的手指呼了口气,闭上眼睛许愿。

 

非常奇怪的,就算是闭上眼睛,也能看到点什么东西。那好像是一个人,一个人背对着他站在绿茵草坪之上,穿着整套棒球服,背号上写了大大的不容忽视的“1”;那个人像是察觉到他的视线,转过身来面对着他,那副熟悉的、总是木然的脸孔朝他笑了,少年人笑的时候眉眼弯弯,让人心里都暖和起来;他对他轻声说,要接住哦,前辈。

 

御幸不敢睁开眼睛,他想了好多好多愿望,然而此刻只有一个是他最最想要许下的。自私也好,唐突也罢,他又何尝不是一个多变的自我中心的人呢?

 

 

 

 

“请让御幸一也幸福吧。”

“一定要让降谷晓变得幸福啊。”

 

 

 

 

+Fin+





插入歌♪:AKB48---会いたかった←会不会有人想揍我?!

钻A求同好降御求同好最最最最重要的有没有人萌泽村攻啊啊啊啊啊——————!!!!!

目前CP:降御/仓亮/恶友/哲纯/泽村攻。

降谷是我儿子你们知道吗??!!(炸

评论(4)
热度(19)
  1. All御幸推广中心戍时光陨 转载了此文字
© 戍时光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