戍时光陨

Author:皮某人
Life Is A Two-edged Sword

【降御】Leave Me

*片段/未来捏造/不是HE。






Leave Me

文/皮某人

Working BGM/陈奕迅---绵绵

 

 

 

 


降谷晓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会在这里、在此刻见到御幸一也。怎么可能想得到。

 

他原本想等在出关那里,却被人群挡得什么都看不到,只好退得远了一点,拿出手机一边打塔防游戏一边等短消息。挎着单肩包手忙脚乱的小记者从他身边经过,跑的笔记本都掉出来,他暂停了游戏,弯下身子帮他捡起来,递给他,对方忙不迭的道谢,一双清澈眉眼写满了年轻的焦躁。摄像师从身后追上来,催他快点,御幸选手的飞机已经落地了。记者更急了,一转身就硬是挤进了人群。降谷站在那儿看着这个小个子的背影,手机屏幕上的小怪兽还在提醒他continue or not,他却什么都思考不了了。

 

换新手机的时候,好长一段时间他都只打棒球游戏,因为英文不好,看不懂说明就不太会玩,结果被前辈嘲笑,说你怎么那么呆。他反驳,那你来试试。最后被对方连续刷分惊得目瞪口呆。他的前辈说,这有什么意思,还是实战有趣,说完还帮他下了个塔防游戏,告诉他,这个好玩。赛场上他们的眼神都是紧绷的,下了场,还是和普通的高中生一样,窝在宿舍里打打游戏什么的。降谷到了第四关,怎么也过不去,前辈在旁边急得要命,嘴上却激他:嘿嘿,我当时一次就过了哦。最后他们两人坐在地上就睡过去了,头都靠在一起,降谷醒过来的时候只看得到他的前辈的半张脸,嘴唇微微张开,在轻轻的呼吸。

 

后来他也一直玩那个塔防游戏,其他的都不玩,也不是因为喜欢,但手机里始终都只有这一个游戏。教他玩游戏的前辈毕业的前一天,他不小心就玩了一晚上,到三四点钟通关了,之后却怎么也睡不着,居然神经兮兮的给前辈打了个电话。对方也没睡,他们跑到外面来,在台阶上,前辈苦笑着说你找我就为了玩啊,然后给他下了个更新补丁,又有更多关卡可以玩了。降谷看着他,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他还是和最初一样,穿T恤衫戴黑框眼镜,留鬓角、头发蓬松,降谷从稍微高一点的角度看下去,他的脸颊和脖颈的线条也还是一样流畅有力。他忍不住开口说,御幸前辈……对方就抬头看他,他也在看着他,然而他们对视的再长,也没有人说话。

 

有一天更新补丁的内容也被他玩到通关了,之后他在大学里跑实习、写文书,忙的连棒球都没有时间打。然后,就在电视里看到了他的前辈——他曾经的前辈,被邀请去了美国职棒,连上飞机都要被围着,只不过那笑容还是和以前一样大喇喇的,毫不遮掩,刺得人眼睛疼。他又打开了那个塔防游戏,盯着看了几秒钟,突然发觉他自己也会下载更新了,于是,幸运的,降谷又有了消磨时间的办法。

 

他握着手机,虽然头脑被磨练的越来越灵活了,可毕竟还有想不通的时刻。他当然也看报纸,报纸上偶尔也会有职棒的新闻,关于新晋日本籍捕手的表现,他每次都看到眼睛发酸,就像很多年前在棒球杂志上看到的那篇青道成员简介一样。他知道,现在已经不一样了,他无法再拥有那种抛却一切去远行的勇气。

 

人群逐渐骚动了起来,紧接着,闪光灯纷拥而至,机场大厅里一下子人声鼎沸。降谷站在人群后边,眼神平静。他向前看、却看不到任何东西;他也想迈出脚步,拨开挡在眼前的人,站到最最前面去,但他失去了力气一般,只能立在原地,无能为力的张望。很快的,他的手机响了,可他根本没注意,直到旁边扑过来一个人,额外附加上来的体重让他霎时清醒了,他舒了口气,用这些年一贯的笑容转过头去,对着女孩子说,你真慢啊。大大咧咧戴着棒球帽和眼镜的她吐了吐舌头回答他,对不起嘛。

 

他揽着她转过身去的时候,还是没有发现他找不到的人其实已经找到了他。他看着降谷一个人站在后面,看着降谷对女朋友笑的那么温柔,看着他们携手离开。而他无法追赶,无法开口对那个人说一个字。

 

 

 

 


+Fin+






成为了职业选手的美雪和踏入社会交了女友的降谷君的……偶遇片段。

BGM神虐,听得我要精分了,但是推荐(。

题目和那个五分钟的同名佳能广告没有关系,但写完之后我又去看了一遍,最近怎么都是虐,能不能给点糖;w;

评论(6)
热度(15)
  1. All御幸推广中心戍时光陨 转载了此文字
© 戍时光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