戍时光陨

Author:皮某人
Life Is A Two-edged Sword

【乔西】LISTEN

点我。


Working BGM: A Thousand Miles (Unplugged Ver.)

这么短也没干啥啊就是不让我发,走外链叭。

好久不见。老二九十八岁了,约等于十八岁,生日快乐。不快乐的时候想想西也能快乐的。

【敏夜】鲸

东方常敏x八木山夜露。时间点大致为八部正剧开始前8到10年。


八木山夜露睡觉的时候没有呼吸,这是他很久之前就已经察觉到的事情。



常敏离开房间前用夜露的手机看了看时间,早上七点五十分,星期一,一月八日。顺序排列的数字下面显示着好几个未接来电,都是同一个人。他飞快扫了一眼便关掉了手机屏幕。


星期一只有一节下午的课,不过他不准备去上了。在洗手间里把刘海用发夹夹好以后,用一只手刷着牙,另一只手给同一节课的同学发着消息,叫他替自己签个到,对方也回的很快,发了一连串省略号,最后写着OK。


其实要先跟父亲说一声...

【阿多薰】speechless

*一个尝试。短小,无须在意细节(

*非常非常微量的零&晃无差


speechless

BGM/A Fall and Rebirth


做了一个短暂的梦。


最初,是一望无际的广阔的沙漠,热气从地面蒸腾而上,白色的天空看似被云朵覆盖,而那实际上不过是由于太过明亮而造成的错觉罢了;可是意外的,并未感觉到有多热,抬头去看也找不到太阳,薄纱和丝绸制成的衣服将他包裹,缰绳在他手里一晃一晃。


大概是骑着马或骆驼一类的动物吧,但梦里的他分辨不了那到底是什么。身后靠着的有点像是驼峰一样的东西,像要回应他小小的疑虑一般动了一动,紧接着...

【乔西】 Dulce de Leche

*短,原作时间轴,含有明显的乔丝吉。

本美食博主回来了


Dulce de Leche


如果要问西撒·A·谢皮利是个怎样的人的话。


花言巧语。乔斯达想。好像有点出乎意料,但又理所当然,自从他们第一次见面已经过去了那么久,他不断高速运作着的大脑中第一个跳出来的还是这样一个词。该说是忘不掉的第一印象还是什么才好呢?


要稍微回忆一下的话,可能会让人觉得可惜,在西西里岛上的日子里他们并无太多闲暇时间接触女性,除了丽莎丽莎那些让人头痛的苛责以外,就是丝吉Q尖锐的咋咋呼呼的嗓音——好吧,当然,他承认丝吉要比...

【里苏梅洛】Pretty Machine

里苏特x梅洛尼。里苏特x梅洛尼。里苏特x梅洛尼。

原作if,很多自说自话的设定,梅从事特殊职业可能有雷。人啊一旦放飞就没法落地了。


Pretty Machine

BGM/Chris Garneau---Relief


大多数时候的他并不用着梅洛尼这个名字。大多数时候,他并不这么称呼自己,也没有人会这样喊他,像这样,要轻轻抿住嘴唇,舌尖抵在下齿,碰一下,再弹开,吐出半口气来。


他也总是浅眠,很早就醒来,起码要比躺在身边的人早得多,不动声色起身离开,下楼买早餐,一边想着今天有没有活要做,没有的话...

【乔西】罗密欧

*老梗。现pa。有那么一点点背后注意。


他也曾想过,是否要去找寻一个答案。


罗密欧

BGM/Sons of Day---Fragile People


他在进门的地方刷了学生卡,绕过几台乒乓桌和室内排球场,再往里走是一面攀岩墙。周五下午这里通常会变得格外热闹,他往那儿多看了几眼,有几个姑娘,看起来像是一块儿来的,都仰着头在说些什么,间或蹦出些略带拘谨的笑声。高个子的金发男人站在她们边上,也抬着头,双手叉腰,和往常一样腰臀间和大腿绑着攀岩用的安全带...

【承花】昼夜

*旧文。初发表2013.8.18。


“你刚才说什么,承太郎?”

他转过头来,像是要把视线转向这一边——但是,当然,他看不见,眼睛上面缠了纱布,虽然现在伤口已经不怎么痛了,还是要过一阵子才能摘掉。空条听见他说话,并没有回应,他侧对着窗口一声不吭的站在那里,就着月光打量了他一会儿。

漫长的几秒之后,他开口道,“挺冷的,把窗关上吧。”

对方迟疑了一下,似乎在咀嚼他的话,不过很快就反应过来,一边答应一边走上前去;前倾身子抬起手臂的时候,病号服会缩上去一点儿,露出一截手腕来,被照得惨白惨白;而那另外一只手一直扶着窗台。

空条把一切看在眼里,不由在心里低咒了一声,也不知是在骂谁。...

【乔西】茱丽叶

*老梗。甜度因人而异。


茱丽叶


他年轻的时候就不是个擅长记东西的人,至少他自己是这么认为的,好比他那句口头禅一般,他只记得住他觉得重要的、需要记的人和事,其他的则往往很快便被抛之脑后。后来想想也许他的这种习惯不知何时起就演变为一种前兆,在逐渐年迈之后,他的记性变得越来越差,不记得老花眼镜放在哪里,不记得公司和家的电话,甚至开始遗忘从前秘书的模样。他的外孙因而从日本千里迢迢飞来美国好几次,联络了史比特瓦根财团为他找医生、配药,而他总是叫他别操那么多心,工作得空了不如回家去多陪荷莉说说话。


他将这...

【乔西】CALIFORNIA

他们开车去南边的海滩,阳光很好,他们脱掉了长袖衬衣,暖风钻进摇下来的车窗把头发吹得哗哗作响。年轻的意大利人问他的旅伴,嚷嚷着太阳这么烈,为什么还不戴上墨镜。棕色脑袋晃了一晃,回答他说,抱歉啦眼睫毛太长,眨眼睛要碰到镜片不舒服,再者说——最烈的太阳还不是一直都在我身边?他吹了声口哨,微笑延绵成一道彩虹。


CALIFORNIA

BGM/Mindy Gledhill---California


其实也不算什么一帆风顺的旅行。他们之间从不存在一帆风顺。从订酒店就开始吵,乔...

【敏夜】潘多拉

东方常敏x八木山夜露。

短,冰冰冷。


潘多拉

BGM/good machine oil---princess


工作室里就他们两个人,很安静,连钟摆里边秒针走动的声音都听不到。常敏起先坐在那儿,夜露走进来以后,用眼神跟他打了招呼,然后就靠墙站住了,一动不动,他不由得站起身来,朝他走近了几步,问他,要喝点什么。


夜露的目光随着常敏走近而伸缩了一些,他也不开口,只摇头。他今天还是穿着黑色上衣黑色裤袜,头发也乌黑,软绵绵搭在肩膀上,只有五分裤和皮肤是洁白的。他的视线随着走动的常敏晃了一晃,而后别过...

【阿帕梅】BABY BLUES

阿帕基x梅洛尼。阿帕基x梅洛尼。阿帕基x梅洛尼。

瞎掰。


那个时候还没有入夏,天空蓝的很舒服,但空气中已经充满那种潮湿又闷热的黏腻感,贴着人的皮肤,慢慢地爬。


雷欧·阿帕基在他租的公寓楼下看到一个女孩,穿着明显不符合时节的长裤长袖,波点衬衣的下摆扎进裤子里边,长直发披下来。阿帕基经过她的时候,她好像在点烟,按了好几下打火机却并没有火星向外冒。他拿着一杯警局的前辈买给他的冰咖啡,一手在裤子口袋里寻找钥匙,他就快要走过她了。


这时,他听见一个声音喊,雷欧。他的脚步停了下来,手也插在裤袋里不动了,有那么分心的半秒钟里他想道,我找到...

【仗露】真夜中は星づくよ

旧文,老套路,老师蹭又累。和同名游戏没半点关系。


真夜中は星づくよ

BGM/Mondialito---Tous Les Jours


房间里突如其来地响起了手机提示音。岸边露伴被这声音吓了一跳,他做了几次深呼吸,才烦躁地暂停掉正在看的恐怖片,转而打开了新邮件。


发信人那一栏里,有点意料之外的写着“东方仗助”。


“老师,睡了吗?在工作?”


看上去毫无营养的内容,让“工作中”的漫画家不由得翻了个白眼。很快,手机又在他的手里震了起来,一封新邮件,他皱着眉头点开,那...

【爱夜】Gravity

解放人性,背后注意。


Gravity

BGM/Balmorhea---Lament


八木山夜露并不喜欢与人身体接触。


说到底,是否需要和人类沟通交流这件事本身就没有什么确切答案,从很久以前开始他就知道,即使外表看来自己和周围的人并无太大差别,他们终究是不同的种族。他同人类一样,说话走路穿衣,用货币买东西,也从未尝试过用不吃不喝不睡来挑战自己的生命力,可他从不觉得吃下去的东西美味与否,不觉得身边走过的人长得美或者丑,睡觉的时候也从不做梦——人类的表皮下边像有什么新的东西要长出来似的,从他的身体...

【乔西】Sing Me a Lullaby

短。流水账。现pa?


他整个人都像浸在雨水中一般,每一块肌肤都在往下不停滴水;但不知为何,那身影又仿佛刻意的被雨幕隔开,又或者是他原本就站在远一些的地方,应是宛如雕刻般清晰的五官连同他那沾着阳光颜色的头发都变得湿润了、灰蒙蒙的。


他们两个面对面的站在不知从何处倾斜而下的暴雨里边。就好比凭空出现的海市蜃楼一样看不清面目的男人站在他看得到却无法触及的地方,对他说,JOJO,怎么又哭了,你这爱哭鬼。连略带笑意的语气都是那么熟悉。


乔瑟夫·乔斯达忽然发觉,或许这并不是什么暴雨,哪里都没有暴雨,从睫毛上往下落的、轻轻擦过他的脸颊的、掉进...

【爱夜】Calling

复健。复健。一个片段的复健。觉得自己好像退步不少,十分忧心。


“爱唱。”


在这无边寂静的夜里,只有电话另一头的他的声音如此清晰——仿佛很远很远,可是又近在耳畔,他的吐息声都能顺着耳道慢慢、慢慢爬上他的心腔,随着他的心跳一起一伏。有那么几秒种,他无意间就凝了神去听他呼吸的节奏,小心翼翼地,甚至连自己的呼吸都要忘记了。


他非常喜欢他的声音,更喜欢通过携带电话所听到的与平日有着些许不同、亦真亦假的声音:像是受到信号干扰一般显得沙沙的声音,或是宛如清晨露水那样稍稍变得明亮起来的声音,咳嗽声和吸鼻子的声音……


还有他喊他名字的声音。...

【承花】I SEE

*热血高校paro,没有替身,也没有刀和玻璃渣,收录于CP16上发放的无料<僕から君へ>。前篇→


I SEE

BGM/Nikiie---STAR


去往学校方向的电车理应是乘五站,但他知道要提早一站下来,在耳机里边的单曲循环着的音乐差不多刚好要第N次开始播放第二段副歌的时候;然后他出站、等交通灯过马路,可以看见他所熟悉的便利店的标识。他喜欢少乘一站车去那家店。货架的位置记得也是清楚的,不过他总是进了门先四下看看,再经过两排置物架,走到最里面的那个冰柜旁,买他喜欢的饮料。他伸出手去拿了一盒,动作却稍微顿了顿——本来不想只买那么少,可是,明明还是早...

写手の2014五本命

已经非常熟悉了的各位、刚刚认识不久的各位,新年快乐。:.゚ヽ(。◕‿◕。)ノ゚.:。+゚

来年也要心想事成!!!!

那么以下是我的后宫。


No.1 乔瑟夫·乔斯达


那个时候,刚刚从鬼门关走了一遭、病床上一动不动的他却在想,这是上帝开的玩笑吗,不知道为什么又见到了你,竟然把我的台词给抢走了,该感激的、该道歉的不是我吗,要流泪的人不应该是我吗,为什么是你在对我说着“太好了,你回来了”呢?

他知道有什么东西改变了。


(前阵子陪新入坑的朋友复习了二部动画,果然还是好喜欢老二……!一个流氓干嘛这么帅啊混蛋!也好喜欢老二和意大利佬哇T T虽然想...

【小アド】无人之境

*顶风作案,背后注意。如果之后被和谐掉的话就用图片格式取代吧。


假如按下开关的话,所有的灯都会灭掉,会坠入无穷无尽的黑暗里;假如踏进这片海的话,海浪会带走他,让他不断不断一直下沉。如此分明的事实,到了作出决定的时候却显得苍白无力了。他甘愿下坠、沉没,反正一无所有,即便要让他失去什么,也并不能感受到随之而来的失落和悲伤,就如同不曾拥有过这些感情一样。从最开始,这具躯壳就是空的。


在数不清的某些时刻里,他曾经这样想过。


无人之境

BGM/Glen Hansard---The Swell Season...

【乔西】不结婚

他知道有什么东西改变了。不一样了。


不结婚

BGM/Radwimps---最後の歌


回笼觉一直睡到午后一点,他才迷迷糊糊有点要醒过来的意思,眼睛还没睁开,没力气,懒得动,脑袋里边好似有手表秒针咔哒咔哒走动的声音;半梦半醒间,又好像是阳光的重量在催促他醒来,那些沉甸甸的光落在他额头上、合起的眼睑上,一跳一跳的。


他半闭着眼睛,手臂慢吞吞的挥了挥,像要赶跑扰他清梦的那些家伙一样。他的脑子还是混混沌沌的,可是却有什么闪闪发光的东西就在他眼前,或者在他...

【(隐)安→兵?】白昼梦

あなたに会いたかった。


白昼梦

BGM/The Swell Season---Sleeping?


01.


他抱着膝盖坐在角落,下巴埋进手臂,大半身子笼在厚重阴影里边。四周应该是寂静的,分明连自己脉搏的鼓动都无法察觉,却无端响起蝴蝶振翅的声音,像隔着空气接触皮肤的纱,一层一层。


被好奇心驱使所抬起眼的瞬间,就又如同承受不住一般惴惴垂下头去——在那一秒钟,藏在碎发下边的眼眸里折射出斑斓五彩,太阳的光芒自银河中心恣意铺洒,金色的、银...

【真荒】可颂

*未来捏造/极 · 流水账/夜间报社。别认真。


可颂

BGM/Mondialito---Indecise


1.


新鲜面包出炉的时间一天三趟,早上六点,中午十二点,傍晚六点,一旦到了时间,上一批没卖完的面包就要全部撤掉,换上新的一批,绝对不会再留到下一个档期接着卖。空气里边冷掉的香气也不会存在太久,总是很快的就有新的、热腾腾的奶油味道飘出来,把人勾的蠢蠢欲动——因而大多数时候当面包上新,前一轮都已经卖的一干二净了。


可惜这香味勾引不了荒北。...

【新荒】予你

给阿柊的一点也没有ID梗感觉的ID梗。恭喜考完QvQ!撕书吃书!(x


予你

BGM/ひいらぎ---あなたに


去参拜吧,靖友。新开说。


哈,你脑子还清楚吗?荒北坐在被炉里边,脸和肩膀夹着手机。他泡好了热茶,一口下去暖意就跑遍浑身上下每根毛细血管,可是舌头不小心被烫到了,他的话说出来有点抖。


从来没这么清楚过,新开说。他平时讲话的时候总是在吃东西,现在的声音里面却没有扰人的咀嚼声,字句分明。然后他又说,我现在在你家门外。


荒北顿时感到刚喝下去的茶在他的胃里跑了...

【东卷】Fly Away(1)

*偶像东堂X车手卷岛。文力低下,更新随缘。

BGM:月野そら---NEXT DOOR


0.


卷岛去卫生间洗了把脸,回来的路上顺手买了杯Starbucks的美式,他觉得还早,跟置身事外似的;结果其他人都已经拿好登机牌了,领队站在休息室门口冲他挥手机,他咂舌,从牛仔裤后边的口袋里摸出自己的来看了看。给领队没设什么特别的闹铃,完全被他忽略了,这人的节奏也太紧凑,他有点缓不上来,这么几分钟他竟然就变成拖后腿的那个了。


最后位子被分到头等舱靠后的地方,队友都坐在他前面,七嘴八舌的开始议论这班空姐的质量...

【降御】Hold Me

*前篇:Leave Me。这是一个同一时间线不同发展的后篇……不这么说的话就已经算不上什么前后篇了吧(。

片段/未来捏造/美雪脱线?


Hold Me

BGM/西村由纪江---あなたが輝くとき


降谷穿着普普通通的灰色帽衫,胸前印着毛绒绒白熊的图案。他靠在机场大厅的柱子边上,一边打游戏一边等邮件。那个塔防游戏还是高中的时候御幸帮他下载的,他自己本来有一个棒球游戏,可是因为不会英文,怎么都玩不出高分,ranking里前十的分数全都是御幸帮他打的。后来御幸说,我给你下个新游戏,容易上手的,而且好玩,不骗你。...


【真东】STOLEN AWAY

*不骑车/时间线脱离/产生奇怪联想那就怪我咯。


他站在稍微高一点儿的地方——他也本来就比他高一点儿——那双眼睛随着他展开双臂的动作跟着望过来,里边好似栖息着无垠苍穹。


从那里面倾泻下来的阳光,霎时充盈了他的眼眶。


STOLEN AWAY

BGM/ Michele McLaughlin---Until We Meet Again


东堂在舞台后边碰见真波。他拿着手机在删垃圾邮件,真波从演职人员的准备区域旁边经过,穿校服衬衫,手

(我终于来blog放新刊宣传了←△←)


刊名:情书

原作:绝対可怜チルドレン- TheUnlimited兵部京介

CP:安兵only

文:管理人

封面: @tuzi 


篇目收录(未按照排版顺序,两篇旧文请点击链接查看):

  1. 情歌

  2. 情书

  3. 旅行

  4. I’ve just seen a face-旅行番外

  5. 晴天与伞

  6. We build when we break-晴天与伞番外


内容简介:短篇合集。未来式,时间线不定,自发性设定有。OOC不可避免。顶风作案,拉灯成瘾。


天窗请走→【http:/...

【真雷】一次别离

一次别离

BGM/ふたり(来自“永遠の愛のうた~EverlastingLove~”这张专辑)


遇到伤心事的时候轰总是哭的很大声,他好像不相信什么男子汉不应该掉眼泪,相反的,该笑就笑,该哭就哭,毫不遮掩,他把这些都当做理所当然的事情。


无论何时都这么的直率。真田想,大概就是因为这个吧。不过这个想法只在他的脑海里逗留了零点一秒的时间——或许还没有那么长——车厢里面已经传来广播的声音了,是发车提醒,他的双脚和车门分明只有一双鞋子的距离,走进来和跨出去都轻松得很,但他却只能瞪着双眼,被冻住一般无法动弹。


轰跟他道别...

【御降御】Raspberry Cheese Cake

你好,这是一篇关于美食的博文。

要素:夜间报社/傻白甜/闪瞎眼/作者是世界OOC协会会长。


Raspberry Cheese Cake

文/皮某人

BGM/Rihwa---春風


降谷半闭着眼睛从里屋走出来,就看见御幸又在厨房捣鼓着什么,他穿T恤衫和宽松的家居裤,袖子卷起,脚上蹬着毛茸茸的白熊拖鞋——他们一起去北海道的时候买的——他没戴眼镜,头发也乱糟糟的,怀里抱了一个不锈钢碗,一个人在那儿乒乒乓乓。降谷有点发愣,觉得自己是不是没睡醒,就揉揉眼睛,重新睁大了去看,这幅场景还是没变,他就站在门口杵了半天。...


【东卷】ポニーテールとカチューシャ

特别提醒:我不会写这两个人,真不会(跪了下来

几乎忽略了小卷口癖。


海面上方的天空还是阴沉沉的,像是直接从海里浮起来,半片云朵都看不到,迎面而来的一阵一阵的风也多少带上湿冷气息。天气还没有开始回暖,海边的温度也低,这场景要是拿来拍电视剧,多半会是离别情节的上佳选择。


但他们并不觉得冷,或许是骑车骑了太久的原因,又或许是有聒噪的人总是在讲话,连一热一冷会招致感冒这种事情也抛到了脑后。他们并肩站在石堤上边,退潮时的海浪没有发出哗啦啦的壮阔声响。意外的,在这个时刻,连那个话唠居然也沉默不语了。


半晌,他放开了车把,下定决心一样的摘掉了自己的发箍...

【承花】夕焼け

♪オラ( ̄▽ ̄)~■□~( ̄▽ ̄)レロ♪贺三部动画开播w

终于写了热血高校paro←没看过热高也没关系/OOC一直线,空条吐槽太郎和干架正统派的花花/伪正剧,真犯病。


夕焼け

文/皮某人

BGM/Galileo Galilei---僕から君へ


学期伊始就又有了什么转校生的传闻,这其实并不新鲜,也不知道是从谁那里率先传出来的,总之隔三差五就有莫名其妙的流言,很多学生习惯之后就不去理睬了,更多的打从一开始就当它们耳边风——因为“转校生”什么的,说句实话,不足为惧。说来这里是哪里,铃兰的名字叫出来还是响的。...

© 戍时光陨 | Powered by LOFTER